第178章 拦不住的

    叶宛卿被搀扶入花轿。
    礼官硬着头皮:“起轿……”
    在鞭炮声中,楚安澜骑到马背上,在近侍的护送之下,一马当先朝敦亲王府行去。
    花轿后,则跟着长长的迎亲、送亲队伍。
    嫁妆,更是长得不见尾。
    楚安澜骑在马背上,嗓音清朗:“都打起精神来,振作些!本世子大婚的好日子,越喜庆越热闹才好!”
    话音落下,锣鼓声更响亮了。
    就连原先垂头丧气的宾客与迎亲、送亲的人,也全都重新振奋起来。
    队伍有序地前行。
    眼瞧着,离前方铁骑越来越近。
    而穿戴者铁甲、手持长剑的铁骑,似乎并没有让道的打算,全都原地僵持着。
    领头的副将面无表情道:“城中正乱,陆大人未下令之前,恕在下不能放行!敦亲王世子,请停下!”
    停?
    楚安澜回头看了眼花轿,握紧缰绳:“今日这亲,本世子成定了,这条道,本世子也非过不可。让开!”
    副将抬手。
    所有剑尖,对准迎亲队伍。
    楚安澜咬牙笑:“今日这路,你是非拦不可了是么?正好,本世子也嫌这十里红妆不够红。”
    “世子这是何意?”副将冷沉问。
    楚安澜冷了脸:“意思是,你若敢拦路,迎亲队伍便敢从你身上踏过去!
    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副将脸色变了变,拔出长剑,提高音量:“金都正紧急捉拿叛军余孽,敦亲王世子却执意成亲,要将上干人带走。难不成,你也是端王同党?这些人里,莫非藏着叛军余孽?来人!拦住此处,一人都不准放走!”
    锋利的剑刃,在日头下泛着森寒的光。
    剑光,直射楚安澜的眼。
    他直视那道剑光,打马又往前走了两步:“你说谁是端王同党?谁又是叛军余孽?”
    副将皱眉。
    马又往前迈了两步。
    楚安澜问:“皇上下令捉拿叛党余孽,有没有明令禁止,说本世子今日这亲不能成了?”
    副将道:“当然不曾……”
    “那你拦什么路?”楚安澜提高音量:“你又是刀又是箭的对着我们,还将我们打成端王同党,到底安了什么心?我瞧着,你才像是那个要趁乱谋反的!”
    副将露出一副薄怒的表情:“敦亲王世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我守在此处,也是为了众人的安危!你不领情也就罢了,何苦反泼脏水,污蔑忠臣!”
    “你怎么还恼羞成怒了?”楚安澜毫不退让,也大声问:“就许你污蔑我是端王余党,不许我怀疑你的忠么?”
    话音落下,身后响起一片叫好声——
    “安澜说得好!”
    “他就是恼羞成怒了!”
    “凭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
    就连锣鼓声,都振奋了不少。
    副将恼怒不已,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但身为武将,他根本说不过楚安澜。
    他不由得抬头,看向长公主府大门。
    扣着人的楚恭玄也在看他。
    副将皱紧眉头,握紧手中刀柄。
    这时,花轿帘子动了动。
    叶宛卿抬手,掀开车帘,半边身体探了出来。
    喜娘和樱香千禧见状,连忙将车帘卷起来,又伸手给她扶住凤冠。
    听见动静,楚安澜也转过身来。
    叶宛卿弯腰站在马车上,手持团扇,掩于扇面后的双眸透着凉意:“将军是打定了主意不让路么?”
    副将如鹰般冷且犀利的眼神看过来:“还请郡主退回长公主府门口。金都正乱,花轿不宜穿行。”
    退?
    叶宛卿问:“若我今日非过不可呢?”
    副将腮帮子动了动:“郡主若非过不可,那便请踏着我等的身体过去。”
    倒真是忠心。
    叶宛卿眉眼弯了弯,眼神却是格外凉。
    她借着樱香的手臂,自花轿内下来。
    礼官见状,大惊失色:“郡主,新娘不可随意下花轿,不吉利的,您快回去啊!”
    “今日,不吉利的事发生得还少么?”叶宛卿不顾礼官的惊慌,踩着早已溅满灰尘的红毡,一步步走至楚安澜马边。
    楚安澜坐在马背上看她:“卿儿,花轿若是不能走,你可愿与我骑马归家?”
    叶宛卿抬头笑:“好啊。”
    “你真愿意么?”楚安澜双眸瞬间亮了不少。
    这时,礼官欲哭无泪的声音再次从后方响起:“不可!万万不可啊!女子本就不可抛头露面,新嫁娘怎可骑马前往夫家?”
    说着,人已经奔上前来拦。
    “凭什么不可以?”楚安澜拧眉:“本新郎今日还就要带着新娘子骑马走!”
    礼官痛心:“有失礼仪,有失礼仪啊!”
    “礼仪算什么东西?”楚安澜问:“礼仪能当饭吃,能退叛军,能修复被火药炸毁的屋舍么?若是不能,你就闭嘴。”
    礼官哑口无言。
    这时,身后的一众少年纷纷跳下马,朝这边跑来。
    叶辰曦挤到叶宛卿身边,紧紧抓她的衣袖,小声唤她:“妹子……”
    “别怕。”叶宛卿低低道:“没事的。”
    叶辰曦手上用力:“我并不害怕这些南大营的士兵,我是怕……怕骁岩表哥出事。”
    说完,他眼眶红红地看向叶宛卿。
    叶宛卿眉头轻蹙:“大哥,你……”
    叶辰曦小声:“联系到今日的一切,我隐约猜到了些什么。但我不敢确定。”
    见大哥如此,叶宛卿依稀忆起前世楚安澜离世后的他的模样与变化。
    这一世,可不能重蹈覆辙了。
    叶宛卿一手握着扇柄,一手扶上叶辰曦单薄的肩膀,低声安慰:“骁岩这么聪明,定能化险为夷。这件事,你不要掺和进去。”
    叶辰曦欲言又止:“可是……”
    “没有可是。”叶宛卿语气难得强硬:“你若掺和进去,只会害了他和芙庾。”
    叶辰曦委屈:“好……”
    他深吸了一口气,松开叶宛卿,朝连人带马被围在一处的楚安澜走去。
    一群少年叽叽喳喳的。
    “皇上并未下令取消今日的婚事,你们南大营凭什么出来阻止?”
    “就是!”楚绍臻叉腰挽袖:“你分明是仗着手中有兵权,滥用私权!”
    “今日,我们还非过不可了!”
    “……”
    副将握着剑柄的手一点点收紧。
    在他开口之前,叶宛卿用极轻的声音开口:“将军,放行吧。告诉他,他拦不住的。”
    副将闻言,惊诧地看着她。
    叶宛卿和他对视:“即便是他本人在此,也拦不住我。难不成,将军愿真为了他,得罪长公主和叶鸿威么?”
    副将眉心狠狠跳动。
    他又看了眼门口的方向。
新书推荐: 我,林动,开局加入聊天群 京门春 开局得仙阶功法,我两界无敌 快穿之不一样的生活 逆转乾坤怒斩高衙内 做卡牌,我可是你祖宗! 一首悬溺,公主哭着走出包间? 联盟之相对论里论英雄 入山海 重启科幻人生,大刘都不敢这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