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叫墨书,他们叫我杀神大人 > 第210章 天朝的那位少年

第210章 天朝的那位少年

    言罢,富大海淡淡伸出两根手指“放眼我大月军界年轻一辈,能让启哥服气的,只此两人”
    “谁,谁啊?”南川愣愣问道。
    “其一,便是我大月武平侯,墨氏当代嫡长子,西疆离阳主将,墨道!”
    “其二,便是我大月神武侯!”富大海看向墨书,随之讪笑道“咳咳,也就是咱书哥”
    “行了,别他娘扯犊子!”墨书没好气抬手就是一巴掌,然后起身离去
    “最近都安顿安顿,随时准备,南下”
    “是!”
    “是!”
    富大海,南川面色一肃,抱拳沉声而喝。
    虽身无片甲,虽腰无战刀。
    但这一刻,他们却重新回到了北疆,回到了那个为之奋斗一生的位置上。
    院外,墨书抬头看天,长长吐出一口气。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那片战场,那片血腥刺鼻,喊杀震天的修罗场,已经在等着他。
    不觉间,墨书改变了方向,一人,默默向祖庙走去。
    那里,是每个墨家人最终的归宿,同样也是他的归宿。
    或数十年后,或十余年后,又或者几年,几个月后,他,同样会出现在那里。
    他的甲胄,会同那一排排血甲一起,威严肃穆的披挂在黑檀木架之上。
    他的牌位,会同那一层层先祖牌位一起,冰冷矗立原地。供后人祭拜,瞻仰。
    岁月太短,太短。
    诸多遗憾,诸多不甘,诸多抱负,最终不是葬于自身,而是葬于岁月之上。
    或许将来的某一天,他也会同大多数人一样,回首望去。
    隐约间,会看到一个少年,一个身披血甲,横跨战马,挺立于战场中央,怡然不惧的少年。
    那一幕对视,那一道笑容,将横跨历史长河,直击灵魂肺腑。
    不觉间,墨书缓缓抬头。
    他看到了坐落于前方的祖庙,看到了祖庙内那个负手而立的男人。
    如当初一样,不同的是,这次的他披上了麒麟袍,戴上了麒麟冠。嘴角处,也挂上了抹由心淡笑。
    “爹”声音很轻,墨书缓缓上前,迈入祖庙大门。
    墨凌云闻声回首,威严面孔间也在这一刻有了松动。
    “当年,每每出征之际,你爷爷,都会在此为我送行。今日,爹为你送行”
    原地,不知为何,墨书突然鼻头一酸,眼眶也有了一丝泛红。
    不过很快他便将那股心绪强压下去,笑着点头“爹放心,比起北疆那帮蛮子,南海那几个小虫子。儿,挥手间便可统统镇压!”
    墨凌云破涕而笑,上前就是一脚“小兔崽子!”
    墨书揉了揉屁股“爹,你这一脚可没原来的疼了”
    “老子怕给你踹废了,上不了马!”墨凌云大手一挥,随之走向一侧背椅落座“坐!”
    “是!”墨书面色一正,果断起身落座于身旁。
    墨凌云端起茶盏,微抿了口后,这才看向最上方那三个无字牌位
    “以前你不是很好奇,这三个牌位是谁么。今日无事,便为你讲上段故事”
    “儿,恭听”墨书肃穆抱拳。
    墨凌云微微颌首,思绪逐渐陷入了回忆“很多年前,我们脚下的土地还不叫大月,也不是那段六国纷争”
    “那个时候,这片土地被世人统称天朝。
    天朝究竟有多大,谁也不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北至贝尔湖,西至喀勒山,南至极冰川,东至万里海,皆为天朝之土”
    “爹,贝尔湖不是在北冥以北的雪狼国么?还有那喀勒山我曾听大哥说过,那是西大陆的神山,坐落于西大陆的极西之地”墨书深深震撼。
    如果这是真的,那个古老的天朝在当时究竟有多强,又有多大,一切的一切都太过于离谱。
    “不错,但爹今日要给你讲的故事,是天朝元年间的一位,少年”
    “那时,天朝初立,虽已强盛,但还远远没有达到那个涵盖东西,横跨南北的地步”
    “边疆战乱,厮杀遍野。有一少年自山中走出,投军入伍。
    每每大战起,少年身先士卒,陷阵冲营,更是在投军后的第一战便斩断敌大纛,险些斩杀敌主帅。
    短短数年,少年封侯拜将。
    天朝始皇帝亲笔下诏,曰:勇冠世间一切敌者,当居冠世侯。
    少年意气风发,麾下铁骑如云,一生从未有过败绩。
    而其中了了几次战平,也是平给了同一个人。
    后来少年身世显露于世。原来,少年是天朝第一世家的嫡长孙。
    那个世家的地位,就如同我墨氏现在的地位。
    自此以后,少年一路长歌,平北地,镇西域,短短十余年,光是被其彻底覆灭的大小国家便不下数十个之多。
    后到中年,其亲率北境大军驶入南海,苦战十年,收复海外。
    其一生之功绩,震铄古今,威加海内。
    被天朝子民世代供奉,香火从未中断。
    但令所有人不解的是,其一生只承认当初被天朝始皇帝所拜的侯爵。
    纵是后来被封王爵,乃至诸多荣誉加身,其也不屑一顾。
    哪怕到了晚年,也从未踏入天朝内陆半步。
    麾下百万铁骑,坐拥北境之地。
    不和亲,不纳贡,从不和天朝皇权扯上半分关联。
    与其说天朝臣,不如说一国君。
    可纵是被共尊为北境之主,此生也从未称君。至死,碑上也不过了了数字”
    “许家,许戍”说完最后一字,墨凌云深吐一口气。
    “爷爷说,我墨家本不姓墨”墨书愣愣抬起头,看向身旁
    “爹,难道我墨家,是姓,许?”
    墨凌云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如此盖世之姿,如此不世之功,为何宁愿分裂政权,也不愿真正统一”
    墨书深深皱眉,他想不明白一个宁愿耗费毕生心血都在为天朝而战的人,又为何不愿归附天朝。
    “那位,便是我墨氏真正的先祖。史记,先祖曾当着天朝太宗皇帝的面留下一句话”
    “曰:天朝,不仅仅是你的天朝,也是,我的天朝”
    说完,墨凌云缓缓放下茶盏“当然,天朝二字是后人所改,其本身国号,已无从查起”
新书推荐: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