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部队

    接下来的几日,姜与乐陪着孟菀舒和李思思四处游玩,收房子
    收房子的隔天,孟菀舒的父亲便带着康燕出现在京城火车站,只不过这次姜与乐没有开车接人,甚至都没有出现在火车站
    照孟菀舒的意思是,要是被她父亲知道姜与乐条件这么好,难保想钻空子偷懒,索性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
    火车站门口,孟菀舒接到爸爸和康燕,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道,“爸,我带你们去我买的房子,不过我没住,家里也没什么东西,需要的话还得自己置办”
    “行,康燕的东西也从村里寄来了,估摸这两天就到,凑合一些等拿上包裹也就都齐全”
    康燕听到这话,嘴噘得老高,孟菀舒可以买房子,她却连一些新的铺盖被褥都不能买真是不公平得很,可到底是继女,她母亲可以仗着肚子任性,她却是不可以的,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道
    “是啊,我东西马上就要到了,要是没到的话我凑合下就行”
    “我管你到不到呢,不到你就睡木板床呗,凑合不凑合是你的事儿,跟我说得着吗”孟菀舒不悦地怼了她一句,一脸嫌恶地瞧着康燕,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聂香蝶打击怕了,怎么学了一身这恶心人的委屈样儿.
    康燕听到孟菀舒的话,心里更加委屈了,她忍不住反驳道“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只是说我会凑合,又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孟菀舒冷哼一声,说道“你别在我面前装可怜,我不吃这一套”
    康燕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看向孟父,希望他能帮自己说句话
    孟父看到康燕委屈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忍,他对孟菀舒说道“菀舒,你别这么说康燕,她也是个好孩子”
    孟菀舒听到孟父的话,更加生气了,“爸,你怎么能帮着她说话呢?她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这些年村子里传回去的事情您是都没听到没?”
    孟父无奈地叹了口气,“菀舒,我知道你对康燕有意见,但他到底是你阿姨的女儿,我们要一起生活的,之后你们在京城,好歹也有着照应”
    孟菀舒听到孟父的话,心里更加委屈了,“爸,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啊,更何况我有自己的好朋友,我才不跟她互相照应”
    孟父看到孟菀舒伤心的样子,心里也很为难,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主动问道,“菀舒,你现在是在你朋友那里住没?离你买的房子远吗?”
    孟菀舒沉默了一会儿,也没再继续跟自己父亲生气,“远,她家在市中心,我没那么多钱,买的房子在郊区”
    康燕看到孟菀舒不再说话,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但听到房子在郊区的时候,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郊区.会不会不方便.
    孟菀舒没有理她,只是默默地走在前面,孟父和康燕跟在她后面,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良久孟父试探着问道,“菀舒,康燕一个女孩子住到底不安全,你朋友那边还能不能多住一个人了,爸出租金”
    孟菀舒闻言嘲讽一笑,视线打量着康燕,“爸,我住的是姜与乐家,你觉得人家会把房子租给一照面就侮辱人家父母的人吗?”
    “这.这又是怎么一说?”孟父回头看了眼康燕一眼,见她目光躲闪,便知道其中有事,“菀舒,怎么回事?”
    “爸,你知道康燕刚一下乡就被公安抓去关了几天的事情吧,就是为了这件事,与乐的亲生父母都是为国牺牲的烈士,康燕不分青红皂白上去就骂人家父母,这谁容得下,你现在让我开口问与乐租房子?这话我说不出口,您要是觉得能行,那您去问吧”孟菀舒手一摊,大有你敢点头,我就敢带你去见姜与乐的趋势
    可这事儿孟父没脸开口,康燕却是没胆儿开口
    这是京城,是姜与乐的地界儿,更遑论现在还有个穆川,对方要是想治她,多的是办法
    有了这事在前,孟父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跟着孟菀舒朝郊区的房子而去
    到了家里,孟菀舒把钥匙交给孟父,孟父瞧着屋里空荡荡的,长长呼出一口气,“你们先把屋里收拾收拾,我去买点东西”
    “爸,我跟你一起去”孟菀舒望着父亲的胳膊出了门,留下康燕一人在屋子里,想到刚刚泥泞不堪的道路,还有眼前这隔壁吵架,她在这儿听得都十分真切的破房子,康燕将手中的抹布扔在地上,气得直跺脚
    “楼上的,大中午跺什么脚,你不睡别人也不睡了?”突如其来的一声呵斥,吓得康燕捡起地上的抹布,委屈地擦着柜子
    康燕一边擦着柜子,一边小声嘟囔着“这破房子,什么都没有,怎么住啊,还不如村里的房子”
    她的话被门外翻回来拿东西的孟菀舒听到了,孟菀舒推开门,看着康燕说道“你要是觉得这里不好,你可以回去啊,没人拦着你”
    康燕看着孟菀舒,眼中闪过一丝怨恨,“是爸爸让我住这里的!”
    孟菀舒笑了笑,“爸爸?你最好搞清楚那是谁的爸爸,我爸让你住这里,我不想他为难才会同意的,但是你没有权利抱怨,这房子是我买的,我想让谁住就让谁住,你要是想起不好,大可现在就出去,我可没有求着让你住”
    康燕咬了咬嘴唇,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不能得罪孟菀舒,否则她在京城的日子会更难过
    孟菀舒见康燕不说话,也懒得再理她,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康燕突然开口说道“孟菀舒,你别得意,等我妈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了,你就等着瞧吧!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又该如何自处”
    孟菀舒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康燕,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你以为你妈肚子里的孩子能改变什么吗?你错了,这个家我爸说了算,我永远是我爸的女儿,可你.不过是个继女”
    说完,孟菀舒头也不回地走了
    康燕坐在床上,狠狠地望着门口的方向,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孟菀舒付出代价
    而另一边,姜与乐不用跟孟菀舒一起接她父亲,便与穆川一起来到军区
    部队上对于一出现就拿下穆川这个兵王的姜与乐,向来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如今突然瞧着穆川带着一位长相极其美艳的女孩子出现,在得知对方便是穆川的媳妇儿姜与乐之后,众人瞬间了然,这样的长相.....似乎可以理解.
    还是位医生,德才兼备.拿下穆川,理所应当.
    在众人的打量中,穆川将车停在岔路口,“我等下还有些事情要忙,不能陪你,我是送你去宿舍那边?还是去医务室?谭修明最近一个月在这边值班”
    “我去医务室吧”相比于宿舍那边不认识的诸多嫂子,姜与乐还是觉得谭修明更让人放松
    “行,那我送你过去,等中午我去找你们吃饭”
    “好”
    穆川发动车子朝医务室而去,将姜与乐送去谭修明办公室,这才去忙自己的事情,至于谭修明和姜与乐的关系.....
    这一年多时间下来,穆川跟谭修明接触不少,知晓他为人,也知道谭修明说放下了那便是真的放下了,既然如此,那谭修明与姜与乐志同道合,那便是他们的朋友,他也没什么好防备的,反倒是姜与乐在谭修明这边,她更能放心地去忙自己,左右有谭修明照料,姜与乐绝对不会有事
    医务室内
    谭修明在房间内四处打量着,“谭医生,你这军区医院鼎鼎有名的谭医生,在这儿值班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
    谭修明泡了一杯花茶放在桌上,正想说什么,便听到敲门声
    “进”
    “谭医生,我腿划着了,劳烦您处理下吧”一士兵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血迹都将裤子浸湿一片,这人还跟没事儿一样,看得姜与乐频频蹙眉,这些军人.是不是有点过分坚韧了
    姜与乐盯着他伤口瞧的时候,那士兵才发现谭修明办公室有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进还是该出,就这么傻愣在门口
    姜与乐站的位置本就在门口,见他不动,职业病发作,上前托住那人的胳膊,“你坐在病床上吧,都伤成这样了,怎么不找个人送你来”
    被如此好看的女孩子搀扶着,那士兵整个身子僵直,手上灼热的触感似乎比腿上的痛感还要强烈
    谭修明见状上前接手姜与乐的搀扶,“我来吧,你坐着”
    等那士兵坐在病床上,谭修明准备好工具,便准备查看伤口,伤处在大腿上,要处理只能剪开裤腿,正要动手,那士兵突然拦住谭修明
    谭修明正要训斥他别乱动,便瞧着士兵脸涨得通红,不好意思地看着沙发上的姜与乐
    “那是你们穆旅长的媳妇儿,也是医生,啥没见过啊,你别瞎琢磨”谭修明话说到这份儿上,姜与乐也知晓那士兵在倔什么,无奈笑笑,主动起身来到谭修明办公桌前坐下,有个帘子挡着,什么也瞧不到
    “我坐这里,不妨碍你们”
    “是穆旅长的媳妇儿啊”那士兵挤眉弄眼地和谭医生说着,谭修明点点头,没再理会他,一边处理着伤口,一边回答着姜与乐刚刚的问题
    “按理说在军区医院任职,也该有军衔的,不过像我这样从别的医院特聘进来的比较特殊,现在参与训练也不太现实,所以才会在军区医务室值班”
    “这样啊,那我之后也需要吗?”姜与乐若有所思,不反感医务室,但这多少有点浪费时间,她到军区医院是为了学习,可不是来包扎伤口的.
    “你不用,你是调研学习,外调一阵子还会回原岗的”
    “对了,我听说你最近又搞出来个新的缝合方式,创口更小,愈合更快,他腿上这个也需要缝合几针,要不要来试试”
    谭修明突然的一句话,让靠在病床上的士兵瞪大眼睛抬起头来,他是人,不是小白鼠!
    “会不会不方便”姜与乐犹豫,他是局部麻醉,又不是全麻,人家就坐那儿听着他们说这些,真的合适吗?
    谭修明闻言看了那士兵一眼,像是对姜与乐说,也像是对士兵解释,“没什么事儿,你京城医院心脏一把刀缝个割伤足够了,再说他们这日常训练多,愈合得快岂不是更好”
    总之这句话之后,那士兵没再挣扎,谭医生这话倒是事实,旁的都好说,耽误训练可就不好了
    姜与乐闻言,也没听着那士兵拒绝的声音,于是道,“行,那我来”
    利索地换上谭修明挂在一边的白大褂,消毒杀菌一套流程下来,姜与乐戴着口罩出现在士兵面前,接过谭修明手中的缝合工具
    一边操作一边解释,确定谭修明学会之后,姜与乐手上的动作瞬间快了许多
    像是什么表演一般赏心悦目,那士兵震惊地瞧着姜与乐的动作,连腿上缝合时针线穿过肉的不适感都没有注意到
    “姜医生,你这也太厉害了,这哪里是手术啊,倒像是表演”姜与乐剪断缝合线的时候,那士兵才回过神来,当下为姜与乐竖起大拇指,那夸赞的话跟不要钱一样往出涌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姜与乐被夸得不好意思,将剩下的交给谭修明,自己去洗手
    “有!真的有!我一直觉得医生很厉害,谭医生是,您也是,把人剖开还能合回去,真的太神了!”
    士兵的夸夸接连不断,姜与乐却是越听越不对劲儿,接地气可以,但不能接地府啊,这把人剖开是什么话,他们是医生.可不是法医
    “行啦,别说这有的没的了,你这伤口不算严重,但也得休养个三五天,等伤口愈合了再去训练,不用拆线,平日吃喝上注意些,烟酒海鲜辛辣的食物都不能吃”
    “等下我让人扶你回去,你自己别闲得没事儿到处蹦跶,万一把伤口崩开,那可就不是三五天的事情了”
新书推荐: 星际救世主 直播:在无限世界里大杀四方 综影视:王者英雄入局 穿越到异世界成为魔物使者 重阳劫 红旗满天下 直播间教网友修仙 团宠之路,从猫开始 穿成反派大佬的早死原配妻 被戏弄后,遇见我的学霸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