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月照万川,吾本为尊 > 第151章 居然是文盲

第151章 居然是文盲

    澄玖一行礼:“谢父皇。儿臣告退。”
    皇帝看了看刘孝今:“今日公主宫中设宴给小睿泉王、孔仁儿接风,一会儿夭夭与刘二公子也要进宫来,还有蒙戈,你也去吧。有你在,朕还放心些。”
    刘孝今心想:怎么蒙戈也要来?对皇帝一拱手:“陛下,微臣还要等消息!不敢擅离职守。”
    任公公一皱眉:“陛下让你去就去,消息就是来了,直接告知陛下就可。都在宫中陛下再传你也不迟。这事也不是一下就解决的。去吧、去吧。公主那里美食多,刘司使也松快一下。”
    皇帝:“偷的浮生半日闲,也是人间美事。刘爱卿就放心去吧。”
    刘孝今一听不能再推脱了:“谢陛下恩典。”皇帝摆摆手。澄玖好开心,二人相看一眼就走出了宣政殿。
    二人刚出宣政殿,刘孝今:“日头大,公主还是等车辇吧。”
    澄玖没有停下来,刘孝今只能跟着,澄玖先开口了:“孝今哥哥是不是想问蒙戈为什么要来?”刘孝今:“公主掏钱给蒙戈赎人,可不得让他知道。”
    澄玖:“这只是其一。我是不想让蒙戈觉得我处处防着他,我既然对蒙戈说是自己人,就有些事不瞒他,而这事也真可以不瞒他。”澄玖又问道,“这谣言,孝今哥哥早就知道了?”
    刘孝今:“半个月前就知道了。”
    澄玖:“那为何不告诉我?”
    刘孝今:“牵扯到几位王爷,也不想打草惊蛇,就想看看能不能顺藤摸瓜。”
    澄玖:“你就不担心父皇为了平民愤处置了我?”
    刘孝今:“陛下不会,虎毒不食子。”
    澄玖:“可这是帝王家啊?去年因为一个宅子怕言官发难就要关我三个月啊!”
    刘孝今:“自古帝王多疑心,公主这样急急的跑来相告就是怕自己被陛下忌惮。太子都怕,这样的谣言公主自然也是怕的。陛下对公主还是有父女之情,去年禁足是陛下也没有想到公主真会足不出户。公主门前都没有安排侍卫把守,只是正常巡逻。这要是妃嫔被禁足,宫门前是要有守卫的。公主出行,陛下也是下了口喻要多派人跟着。”
    澄玖眉开眼笑:“原来这一样。我父皇对我这样好呀!”又担心道,“可这次是关乎皇位!”
    刘孝今:“公主上无长兄,下无幼弟。樊妃娘娘就是生下皇子,公主也已十三岁,公主今后可能还要扶持幼弟,陛下一定会保住公主。”
    澄玖:“那岂不是说我干政?”
    刘孝今:“公主跟随陛下每日上朝,陛下就是为日后做了打算。现今陛下只有公主一子嗣,姜相一党之后,朝堂也清净不少。”
    澄玖:“我可不想还要扶持幼弟,我就辛苦这几年。以后,咱俩就吃喝玩乐、游山玩水,还有钱花。这一天天上朝多累呀,下面站着这一堆人,花着皇家的钱,气得父皇肝颤。”
    刘孝今被澄玖的话逗笑:“公主,天太热了,公主还是坐车辇吧,我随后也就到澄鸣宫。”
    澄玖:“孝今哥哥是不想与我一起走走?”
    刘孝今警觉道:“当然不是,这不是怕公主晒到、热到。”
    澄玖:“可我就是想与孝今哥哥一起走走。”说着就见公主的轿子急急忙忙的到了,天热后,上面加了遮阳的帷幔,这几位内监、侍女热的汗流浃背。
    刘孝今:“轿子都到了,公主坐上吧,我跟着。”
    澄玖:“你看他们累的。”澄玖对抬轿的内监说:“谁让你们来的?”
    内监:“是而安姑娘让奴婢们来接公主的。”
    澄玖:“你们先找个阴凉的地方歇一歇,锦锦你随他们回去吧。”
    内监:“公主……”澄玖看了他一眼,内监不再说话。
    澄玖一噘嘴:“这么热的天,让我少说点儿话。”
    内监:“是”
    澄玖与刘孝今继续往前走了,澄玖转头就对着刘孝今有说有笑的。
    内监:“公主不是想少说点儿话嘛?”
    另一内监:“那得看对谁。”二人相看一眼,其他人听到都偷着笑。索性,站在阴凉处好好喘口气。这么大热的天,有几个主子能让他们这样的奴婢休息的。
    澄玖:“这谣言都半个月了,怎么没有一先就禀告父皇,你不怕我父皇会责罚你?”
    刘孝今:“公主,事已密成。半月前就听到有不利于公主的传言,已上报了,传言内容才确定,也没有想到这传言的速度这样的快。对于其他人是传言,对于公主这是谣言。我总要先去查,短时间内查不到,再禀告陛下。”
    澄玖:“难怪父皇没有发火,还给你放假。”
    刘孝今:“很多时候,都要耐下心来等消息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方向错,就是空劳。”
    澄玖:“为何等到申时,有没有消息都要禀告父皇?”
    刘孝今:“那公主自己好好想想。”
    澄玖:“明天有早朝,今天告诉父皇就是为明朝早朝不要有提出来,皇父还不知道。”
    刘孝今:“对。”
    澄玖:“受教了,受教了。可消息申时能回来嘛?”
    刘孝今:“不一定,我算了,应该是未时就能达,送到宫中差不多就是申时了。如果没有回来,那就继续等。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皇帝知道这个谣言了。”
    澄玖:“这个谣言就是让我死呀!”
    刘孝今:“是想让陛下亲手杀了你,父女相残!但,陛下不会,会有大臣进行威逼。今夜会有什么安排还不一定,陛下让我在公主宫中吃好,但不能喝好,要待命的。”
    澄玖:“我那有好几样饮子呢。”
    刘孝今:“七夕那日不都喝到了嘛?”
    澄玖眼睛一挑:“怎么会,我堂兄与孔姐姐回来,我当然要留些上好的。”
    刘孝今吃味道:“这要不是陛下让我来,我都尝不到呀。”
    澄玖嗔怪道:“谁尝不到,你也会尝到的,我知道人当值,都给你留出来了,就等申时给你送去呢。”
    刘孝今:“公主心里有我。”
    澄玖坚定的说:“自然!你什么时候学蒙戈了?”
    刘孝今:“蒙戈这样才会被人疼!”
    澄玖:“他那是求人疼,你还用嘛?”
    刘孝今:“用,我要人疼的。”
    澄玖笑得肚子疼:“行,我来疼你。”
    刘孝今:“多谢公主!”
    二人开开心心的,澄玖突然想到:“哎呀,忘记跟父皇说赐婚了!”
    刘孝今:“赐婚?你要跟陛下说……你我嘛?”
    澄玖:“是堂兄与孔姐姐。”
    走一路,聊一路,终于走到了澄鸣宫。
    而安看到澄玖回来了,过来说:“公主回来了,怎么没坐轿辇。”
    澄玖:“回来也不用那么急,他们几个急急忙忙的来,这么热的,中暑了呢。”
    而安:“可公主贵重……”
    澄玖:“你家公主是贵重,给倒杯水喝吧。”看看刘孝今说,“刘司使也喝了。”又道,“给那几人送些解暑的,这要中暑了你家公主明天想做轿辇都没得用了。”
    而安:“是。”
    渊渊说:“听到公主回来了。”看到刘孝今,“刘司使也回来了,奴婢去安排。”
    澄玖、刘孝今听到稽清尘说:“回来的这样快,还来有刘司使相陪。”稽清尘故意的,澄玖、刘孝今听出来了。
    澄玖:“堂哥说的是,有刘司使相陪走得轻快,也不觉得天有多热,心情更好了。这时还觉得有些饿了,心情好也就饿得快。”
    稽清尘:“就等公主回来了。”
    四人坐好,上了一些小菜。
    澄玖:“午膳吃得简单些,晚膳都准备好。诸位尝尝看看如何?”
    稽清尘:“一上午都在吃,都不怎么饿了。”说着,尝了一下,“好吃呀。”
    孔仁儿:“这白小公子就是这样喂刁的。”
    稽清尘:“这比咱们离开帝都时又好吃了。”
    刘孝今:“现在这宫宴的吃食都是交给听公主吩咐的。”
    稽清尘:“这百官的嘴都被公主喂刁了,还不得感激公主。”
    澄玖:“喂不熟的,吃着、喝着、拿着,不手软,不嘴软,还觉得应当应份。”
    稽清尘:“那公主为何还如此对他们用心?”
    澄玖:“唉,我也是读圣贤书的人嘛!”三人一听全笑了,澄玖也不在意,“皇家不能如此计较。善待是做人基本。皇家本不亏欠他们。”
    孔仁儿:“若是皇家亏欠了呢?”
    澄玖:“皇家亏欠的是好官,庙堂之高,皇家看不到那么多的好官呀。这些氏族大家皇家亏欠什么?一起做买卖,得了那么多的好处,胃口大了,想釜底抽薪,那不就是死路一条嘛?”
    稽清尘:“那谣言之事,陛下怎么说?”
    澄玖看看刘孝今,刘孝今:“陛下会有应对之法的。”
    澄玖:“走一步,看一步吧。”澄玖看向自己的日月同照弓,“煽动百姓,其心当诛。”
    午膳用完,四人歇在了公主的宫中午睡。一直睡到夭夭与刘孝今来,几人才起来。稽清尘、孔仁儿才从上清书院来,本就这些劳累。刘孝今更是要养足精神,晚上可能要熬夜,难得能午睡必然不会错过。澄玖就是很单纯的吃饱了困,对于谣言还是很挂心的,想也无用,不如睡觉。
    蒙戈来到已过了申时,他一到所有人都知道了。
    澄玖理好妆容出来看到意气风发的蒙戈:“这有侍妾了是不一样,气色都好了,当初还嫌弃不要呢。”
    众人一听,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儿,澄玖还是记得一大早传进来的话的,稽清尘、刘孝今及蒙戈一听就知道澄玖还不太懂这男女之事。
    蒙戈:“公主让我来烤肉,我这不就来了。”蒙戈一看这小公主是真不明白呀,就不想提这事了。哪有男子纵欲完气色好的,得意才是。再说,昨晚都没有理洛心,自己睡的,气色可不是好。
    孔仁儿走出来,蒙戈一看到孔仁儿能感觉到整个人就僵了。
    孔仁儿:“你怎么也是东胡大将的少爷,公主怎能让他来烤肉?”
    蒙戈:“无妨,无妨的,公主最爱吃我烤的肉,我也乐意为公主烤。”
    澄玖:“真要有人能比他烤得好吃,就都不会让他烤,只让他吃。”对蒙戈,“给你准备了好酒。还有很多菜呢,都是宫宴上没有的,就等今天呢。”
    蒙戈规矩的对孔仁儿说:“公主,结我很好的,还专为我建的浴堂呢。”
    澄玖:“蒙宝来,不急着烤,才尝尝这茶。你背井离乡,独自在大宣,我不得照拂一二。”
    蒙戈:“公主这是在保护我?”
    澄玖:“我一公主,手上无权无兵的。”
    蒙戈指着刘考今说:“他手上有兵呀。”
    澄玖:“他又不归我管。”
    蒙戈:“那我归公主管!”
    夭夭:“今天没有外人,蒙戈可自在些。”
    蒙戈:“我一直不都挺自在吗?”
    澄玖:“蒙宝,我们是自己人。”
    蒙戈:“是呀,所以我昨天一早就把洛心是完璧的消息传给公主了!”澄玖一听,真是感觉与蒙戈沟通有些障碍,想法不一样。好像他真不是故意的。
    稽清尘知道这就是两国的风俗不同,开口道:“蒙少,在大宣这类事是不能这样大声说出来的,也不能让人传话。”
    蒙戈想了想:“也是,扛起一个姑娘就要死要活的。多谢小王爷,在下懂了。”澄玖心想怎么稽清尘一说他就懂了,这是哪里不对。
    稽清尘:“可以写成书信给公主。”
    蒙戈:“我不识字!”
    澄玖:“你怎么会不识字呢?”
    蒙戈:“我东胡文还是我师傅教的,地大宣的字认得一些,还是来大宣的路上识了一些,可我不会写呀。”
    澄玖:“让洛心姑娘教你,她教你不成问题的。”
    蒙戈:“我不要跟她学,她嫌弃我。”澄玖还没有告诉稽清尘这洛心的来历,
    稽清尘:“公主这是成就了一对怨偶?”
    夭夭:“要不你进书院吧,书院对你这样外邦人也是开课的。”
新书推荐: 清初:我爆兵造反,你说神仙下凡 拥瑾入怀,玉韫珠藏 全球异变:向导为首 精灵之我的尼多大魔王 我,林动,开局加入聊天群 京门春 开局得仙阶功法,我两界无敌 快穿之不一样的生活 逆转乾坤怒斩高衙内 做卡牌,我可是你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