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再见阳玛诺

    大战一触即发,门外突然传来尖叫声,布喜娅玛拉慌忙钻进薄被里不敢出来,像只受惊的蜗牛,卷成了一团。
    侯平吓得差点就要一蹶不振,手忙脚乱的用衣服挡住要害,然后强迫自己镇静下来问道:“小……小芸,你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吗?”
    卫小芸在门口羞的面红耳赤,缓了好一会才道:“早什么呀,都快午时了,我……门外之前来过的那几个西夷人,他们又来了,我不知道你在不在,就……过来看一下。你……你们……做这种事怎么也不关上门呀。”
    侯平大囧,布喜娅玛拉在被子里两只小脚连踢,羞的无地自容。
    燥了好久,侯平干咳了一声化解一下尴尬:“小芸啊……,你……先去招呼一下客人啊,我马上出来。”
    卫小芸‘哦’了一声,匆忙跑了出去。
    侯平急忙穿衣领戴,然后拍了拍被子:“东歌,我出去看看,你也起身吧。能起了来么?”
    布喜娅玛拉扭了扭身子,‘嗯’了一声:“你快走吧。”
    等了一会,听到侯平出门的声音,她才把头钻出了被窝,四下看了一眼,真没人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刚才在被子里捂了一身汗,此刻才敢掀开被子凉快了一下。
    然后拖着酸软的身子在床下翻找了起来,找到一块落红的白布,小心翼翼的叠了起来收好。
    这是之前佟玉给她说的,如果在婚前就发生了关系,一定要将第一次的落红布收起来。
    不然将来嫁过去时,洞房花烛夜没有落红的白布,说不定就会被婆家退婚。
    就算没有退婚,婆婆心里肯定也会有个疙瘩。
    布喜娅玛拉也害怕被侯平家人嫌弃,所以才垫了白布。
    收好之后,她便继续躺下了,不多时就进入了梦乡,被折腾了一夜,该好好睡一觉了……
    ……
    侯平到前院厅堂,看到三个洋人坐在客座上。
    最上首位置是他认识的阳玛诺。
    “不好意思啊,这段时间一直没时间回来,让你们多跑了几趟。”
    阳玛诺起身行礼:“侯大人贵人事忙,没关系的。”
    侯平看了另两位洋鬼子:“这两位是……”
    阳玛诺指着一位身着黑色教士服的金发中年人介绍道:“这位是意大利传教士王丰肃,是南京教堂神父。”
    侯平拱手道:“原来是王神父。”
    王丰肃奇怪的看了阳玛诺一眼,然后对侯平行了一个天主教礼:“侯大人,愿上帝保佑你。”
    阳玛诺又指着另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年传教士道:“这位是庞迪我教士,西班牙人,同时他也是一位伟大的音乐家和天文学者,这次来京是打算帮助贵国,修正历法方面错误的。”
    侯平微微皱了一下眉,立马又神色自若的拱手道:“庞迪我教士,幸会了。”
    庞迪我微微颔首,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算是打过招呼了。
    侯平不以为意:“入门都是客,大家不必客气,请坐,阳主教,是来买解法的吧,钱可带来了?”
    阳玛诺当即从怀中掏出了十万两银票:“这里是京城三晋源银号本票十万,大人可先点一点。”
    三晋源是由三大晋商家族联合开办的银号,信誉卓着。
    京城能与三晋源相比的也就只有日升昌、蔚泰厚、天成亨和宝丰隆等四家,合称京城五大票号。
    侯平笑呵呵的接过银票:“不用了,我信得过你们。”
    说完就从怀里拿出了他所画的“熊虎啸天锁”图解:“此图解你们看看可还能看懂?”
    阳玛诺接过图解后,仔细看了起来。
    侯平也不催他,把钱往怀里一揣,就坐着慢慢喝茶。
    阳玛诺明面上是在看图解,但是暗地里却一直在给王丰肃使眼色。
    侯平看在眼中却默不作声,只是端起茶不小心的啜了一口。
    王丰肃此时终于开口道:“侯大人,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想请大人帮忙。”
    侯平抬头看了他一眼:“王神父有何事?可先说来听一听,若是在侯某能力范围之内,可以考虑。”
    王丰肃划了个十字:“侯大人,听闻您与贵国的皇太孙殿下关系亲密,不知可有其事?”
    侯平点了点头:“还算是吧,王神父有话直言。”
    王丰肃行了一礼道:“侯大人,庞迪我教士和阳玛诺主教都精通历法,他们发现贵国的《大统历》存在一些疏漏,想将这些问题以及解决方法进献给贵国的皇帝陛下,但是我们苦于没有引荐之人,希望侯大人能帮我们引荐皇太孙殿下,再请太孙殿下为我们引荐给贵国的皇帝陛下。”
    侯平不由的眉头一挑,这可是件天大干系的事情。
    历日是此时生产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参考资料,其每日下各有历注。
    有了历注的引导,人们才能根据吉凶宜忌安排行事。
    为了体现朝廷对时间的控制权,历注中还附有昼夜时刻制度标准,对不同日期的昼夜时刻作出规定,指导着天下的漏刻改箭。
    可以说历法能够直接影响大明从上到下所有人的日常起居生活,因此才会有历法是“圣政”根基的说法。
    大明通用的历法是在元朝《授时历》的基础上略加以改编而成。
    吴元年(1367)冬至日,太史院使刘基进献《戊申岁大统历》,太祖将其颁行天下。
    其中一项重要的变动就是将《授时历》所使用的元都北京昼夜时刻数值改为京师南京的相应时刻。
    此后历代皇帝都被对《大统历》进行修正增补,但是由于《大统历》本身是在元大都观测,改用了南京的时刻数。
    本就存在先天缺陷,加上修改历法本身又存在一定的政治诉求,所以到万历朝时,《大统历》已经快被玩坏了。
    何况天文水平的限制,此时计算出来一回归年天数本就不够精确,如果一个历法实行得越久,带来的误差就会越大。
    所以到了最近几年,《大统历》的参考价值大幅下降,有许多大臣都已经为此上书请求修正历法。
    王丰肃等人想要在大明历法中掺上一脚,其目的自然不会是什么伟大的国际友人高尚情操。
    他们真实的目的,只是为了获得大明朝廷的合法背书。
    试想一下,如果大明历法上都有他们的名字,那么他们传教哪里还会有人怀疑呢?
    天主教的传播方式主要是布道式,布道式就是站在大台上讲经传法,讲大道理。
    这套传道方式在别的地方可能有点用,但是在大明那是起不了任何作用。
    毕竟他们的大道理怎么可能说得过传播了几千年的佛宗道门。
    别说佛宗道门了,就是闻香教或者是与闻香教齐名的黄天道、西大乘教、弘阳教等等之类的民间教派都要远胜他们。
    所以天主教自入华夏之后,传教之路一直不顺。
新书推荐: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