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贫道略通拳脚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黄金龙鱼王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黄金龙鱼王

    李言初驾驭如意葫芦,一路向着群山深处赶去。
    期间又有许多大鱼跃出水面,
    它们有的生着赤色的鱼鳞,有的竟然已经隐隐的生出了龙角,看起来十分的不凡。
    这些龙鱼身上有龙气护体,爆发出威能之后,冲击的河面浪花滚滚,一道道热气腾腾。
    分明是水中生灵,却有至阳之力。
    不过李言初此时化身虬髯大汉,他挥剑便斩。
    一条条大鱼便死在他的剑下,直接被拦腰斩断,血洒长河!
    这些仙道生灵很快就化作浓郁的光芒四散而去,反馈这方小千世界。
    一路上李言初闹出动静太大,引来的龙鱼也越来越多,
    最后竟然有浩浩荡荡的鱼群,将这片大河底下衬的是一片黑色。
    一条条龙鱼跃出水面,有大有小,其中有一条金灿灿的,如同黄金铸造的龙鱼一跃而出,身上的气息十分的骇人!
    李言初眉毛一扬,
    这头龙鱼与那头通背猿猴气息不相上下,也是一头极为强横的生物!
    他挥剑便斩,一道道剑气挥洒之下,其余的龙鱼尽数被拦腰斩断,当场毙命。
    他站在如意葫芦之上,一剑斩在那条长不过一丈,通体如黄金的龙鱼身上。
    铛!
    可是金铁交鸣之声响起,天地间弥漫起一股可怕的气息,随后便有一道龙吟之声传出。
    李言初的肉身元神十分的强悍,可此时也是忍不住身躯晃动了一下,头脑有些发昏。
    他看向这条龙鱼,眉毛一扬,
    “那头通背猿猴免疫道法神通,万法不伤,这头龙鱼能震慑神魂,在仙墓之中为何有如此多的奇特生灵?”
    “这些特性,到底是天地间真的有这种生灵存在过,还是那位吕洞宾仙人设计出来的,是他道法的一种演化?”
    李言初脑海中浮现了许多念头。
    此时那条龙鱼再次驾驭鱼群向他杀来。
    李言初看着这些大鱼,心中觉得有些可惜。
    炼丹炉此时正在炼化那些仙道生灵,并无暇收取这些东西。
    除此之外,也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收取。
    他四下挥洒剑气,一条条龙鱼被斩杀。
    那金色龙鱼游弋在虚空之中,霞光吞吐,照在李言初的身上。
    李言初身形边僵住。
    也就是他的元神凝练无比,不弱于他的肉身,
    不然的话恐怕真的会被它伤到三魂七魄,损了根基。
    先前这条黄金龙鱼王显化出身形的时候连那些天仙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他们有许多人已经渡过了这片区域,此时转头看向水面之上,
    发现一个虬髯大汉站在黄皮葫芦之上,挥剑与这头黄金龙鱼王战斗。
    一个个仙人也不由停下脚步,凝神观摩这一战。
    一袭蓝衣的秦朗有仙家传承,极为不凡,而且掌握完整的仙道镇魔符文。
    他此时看到那个虬髯大汉剑法飘逸灵动,剑招之中蕴含的杀气极重。
    一道道剑气挥洒之下,竟然抵住了那条黄金龙鱼王。
    他的眼中也泛起了一抹讶色,
    “这仙墓之中真的是卧虎藏龙,此人的剑法十分厉害,那种剑意远非我可匹敌。”
    秦朗也是一位用剑的高手,可此时看到这虬髯剑客的剑意却有些自叹不如。
    他先前与那身边飘着炼丹炉的青年斗法,那人手持一杆大戟,刚猛霸道,
    那股强大的力气,一击之下便让他气血翻涌,险些受伤。
    此时又见到一位虬髯剑客,名不见经传,却有不凡的剑道造诣,不由感叹一番。
    不仅如此,像天龙道门,婆罗山,五岳仙山等地势力的人看向这个虬髯剑客也是目光闪烁,露出忌惮之意。
    许多强者的目光都在注视此处,他们先前可都是避开那黄金龙鱼王的锋芒。
    一路走来,只有这个虬髯剑客是逆流而上,与这黄金龙鱼王斗在一处。
    他的剑气十分的凌厉,一道剑气皎洁如明月一般破开水面升腾起来,直接斩在这黄金龙鱼王的小腹之上,
    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这黄金龙鱼小腹上鲜血淋漓,竟然被他这一道剑气破开!
    众人纷纷有些惊叹:“好剑术!”
    这黄金龙鱼王虽然元神攻击强横,可是它的肉身也是十分的强横,
    毕竟这是一种仙道生灵,由法则凝聚而成,其肉身强悍无比。
    可是此时也被这虬髯剑客一剑斩破了身躯。
    “他手里是一口仙剑!”
    有人也感觉到他那柄佩剑上的不凡气息,眼中放出光芒。
    那黄金龙鱼王被伤,此时更是爆发出一声惊天怒吼。
    仿佛一头太古真龙,破开云层,浮现身形,有可怕威压笼罩过来!
    李言初只觉得身上的气血都平静了下去。
    这是一种纯粹的威压。
    他没有想到,这仙道生物体内竟然有这种真龙的威压。
    在真龙元凤横行的那个年代,人族还是十分的弱小。
    此时李言初的气势不如这头黄金龙鱼王,他被压制住。
    这是因为人族血脉的先天不足。
    只不过李言初目光如炬,他的识海之中武道意志觉醒,身上显化出灿灿金光,
    他的武道外景并没有显化于他的身后,而是与他整个人身形等高,两道人影重合在一处,
    他也爆发出了一声怒吼,气势惊天动地!
    众人一阵恍惚。
    仿佛见到一位太古人王从蛮荒年代走了出来,徒手撕裂虚空,斩杀凶兽为人族开辟出一条道路!
    这一声怒吼,抵挡住黄金龙鱼王爆发的神威!
    也让周围围观的那些仙道大派的势力,以及那些天仙高手,散人纷纷惊叹。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受到了一股洪荒气息!”
    “我的血脉方才似乎受到了压制,简直不可思议!”
    说话的这人并不是人族仙士,他的本体是一尊洪荒巨兽。
    他此时一身灰布衣衫,隐匿在人群之中。
    他的话虽然没有引起大范围的轰动,但他心中却犹如惊涛骇浪一般。
    “我身怀穷奇血脉,竟然会被这个虬髯剑客给压制住。”
    他方才确切的感受到那股压制,并不是来自于黄金龙鱼王体内的真龙威压,而是来自于这个虬髯剑客!
    因此这人便愈发的惊叹。
    “这人究竟什么来头,难道也是来自妖庭之中?可妖庭中并没有见过这种高手!”
    许多人都看向这一战,停下了脚步,他们眼中透出好奇之色。
    这一身灰布衣衫的青年心中感触极深,他叫元无极。
    身怀妖族大圣穷奇血脉,乃是妖界之中炙手可热的天之骄子。
    如今来到这边试炼,正好遇到这仙王之墓开启,便想着进去一探究竟。
    那东华经他曾经有所耳闻,是一本极为厉害的古经,纯阳仙剑也是吕洞宾的佩剑。
    吕洞宾乃是一位剑仙,他的剑道造诣极高,
    传闻早已超过了他本身的境界。
    因此这东华经也好,纯阳仙剑也好,元无极都是极感兴趣。
    “他身上那股洪荒气息十分的浓郁,难道也是洪荒巨兽变化而成?”
    元无极顿时有些头疼,
    妖庭之中已经来了那个女人,被大力培养,夺了他的一些风头。
    他此时对于一些身怀洪荒巨兽血脉的人十分头疼。
    李言初此次的表现引来许多人的猜忌。
    他们见李言初面生,便觉好奇。
    仙界虽然辽阔,仙人众多,可是一些极为出名的高手还是被人熟知。
    就像天河边上的席玉人、燕红妆,她们名声就很响亮,
    在天河数万年,积攒了不少财富人脉。
    又或者精通破阵之法的纪流云,他在散人之中也很有名声。
    而且李言初这种生面孔更是让人生出不少猜测。
    有人怀疑是他刚刚从下界飞升上来的,
    只不过很快就打消这个念头。
    “除非这人是从大世界飞上来,可若是那样的话,绝不会是散人,而且早就应该引起轰动。”
    虬髯剑客的身份让他们有些好奇,
    仙道大世界上的人飞升上来自然会很出名。
    比如七绝仙王的道统,七绝宗,又或者万剑山,
    这是一些更大的道统,他们的传人也十分有名。
    李言初不知道自己与这黄金龙王斗法已经引来了许多人的注意,
    他本来就是随便捏出一张脸,谁要能猜到他的下落,这才是有鬼呢?
    此时他没有动用自己常用的斩蛟刀,而是用剑。
    一剑翻起三千浪!
    每一道浪花都化作剑意,杀向黄金龙鱼王!
    这黄金龙鱼王的龙吟之声十分令人头疼,那道霞光定住身躯也是让人难以防御,几乎能无法豁免。
    李言初脚下的如意葫芦虽然能控制心魔劫,可是这种仙道生灵思维单纯,只是靠本能,心魔劫对它们并没有太大作用。
    李言初也只好放弃。
    只不过随着他一路大战,离岸边越来越近。
    李言初收起如意葫芦,悬佩在腰间。
    他猛的挥剑斩去,施展心剑,这大鱼身躯之中仿佛有无数剑气切割它的思维,它的身躯顿时僵住了一下,屹立在虚空之中,并没有追上来。
    李言初也借此拉开距离,
    登上陆地之后,这强大的龙鱼王便不再追上来,那些龙鱼也纷纷跃入水面,又迅速的潜了下去,不知游向何处。
    …………
    李言初很快来到了仙山深处,他见到这里已经有许多散人过来,其中不乏一些实力强横的天仙。
    婆罗山的那三人他只是匆匆一撇,在远处看到他们三人的身影。
    那三个僧人身负龙象之力,气血如海,距离不是太近都能够看到。
    李言初登山之后,许多人都向他投来了一些异样的目光。
    有人的目光之中竟然隐患着杀气,显然是他先前施展仙剑的时候引来别人觊觎。
    李言初进入此地之后,便感觉那种仙道压制极为厉害。
    他一身的实力竟然发挥不出来一半,每前进一步都有极为沉重的压力。
    他赶了一段路之后,便已经将一些散人甩在身后,可是脚步却越发的沉重,
    砰砰砰砰砰!
    每一步踏了下来,都将坚硬的地面踏出一个深坑。
    周围有一些石壁,这些石壁极为古老,偶尔有一些痕迹浮现。
    他看到一个肩头之上悬着青灯的少年站在那里,将手放在石壁之上,闭着眼睛,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李言初认出此人,这人便是先前破阵之时引发轰动的纪流云。
    这人的脚下有浓郁的阵法之力,也有十二道阵旗。
    显然,此人在此地触发了什么机缘。
    只不过悟道之时不愿被别人打扰。
    虽然先前能破仙王之阵引起动荡,他布置的阵法,等闲的仙人自然也无法破解。
    李言初不知道,先前有一位天仙试图破开他的阵法,可是出手之后,却并没有破开,反而被这阵法爆发出的特殊光芒割伤。
    仙界并不友善,在这里悟道还闭着眼睛,自然会有人来对付你。
    纯粹损人不利己的事也有人干。
    这纪流云不会不留下防御的手段。
    李言初路过他的时候,纪流云在悟道之中,这石壁之中有很深刻的机缘。
    李言初倒是也没有打扰他。
    他一路向深处赶去。
    不过,片刻之后,那个肩上悬着青灯的少年就向自己走了过来。
    他在山中看起来走的并不艰难,而且有些潇洒。
    要知道李言初此时身上都扛着极为沉重的压力。
    纪流云是少年模样,可是早就不知道修炼多少年。
    见到李言初之后,他便微微一笑:“道友的剑道好生厉害,只是似乎与如今仙道大派的剑道都不太一样。”
    李言初此时化身虬髯剑客,转过头来平静的说道:“难道阁下见过所有仙道大派的剑诀?”
    纪流云说道:“差不多。”
    李言初并没有练过什么剑决,他只学过剑术的神通,这是基础。
    只不过他领悟了武道真意,世上任何的兵器被他用出来,都自有一股强大的道韵流露出来,
    当然如果要说剑诀的话,他只学过一招心剑,乃是学自云霄秘境。
    在云蕖当年留下的洞府中学到的心剑,专斩元神,方才他最后一招也是心剑。
    借助莫邪剑施展出来逼退了那头黄金龙鱼王!
    听到这少年口气如此之大,李言初眉毛一扬。
    纪流云说道:“在下纪流云,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
    虬髯剑客说道:“李黎。”
    他随意报出了一个假名字。
    这纪流云倒是神色庄重,客气的说道:“原来是李道友。”
    “先前见剑友渡河,气魄雄阔,一路斩杀龙鱼,闹出动静如此之大,道友不怕被人给盯上?”
    李言初奇道:“难道你们过河的时候不是这么过的?”
    纪流云沉吟道:“起码我知道的人都是小心翼翼的渡河,没有闹出一丝动静,也不愿与河中的生灵斗法。”
    “再者,他们也没有李兄这般运气,有的一路平稳渡过,甚至连一条鱼都没有招惹过。”
    李言初嘴角抽了一下:“原来如此。”
    他话锋一转,看向远处。
    “刚刚你说有人盯上我,这么巧,那人就来了,巧的让我都以为你是同伙呢。”
    纪流云转头看去发现三个僧人走了过来,他们身具龙象之力,每走一步便有地动山摇的气势,
    三人的气息交织在一处,浑然一体。
    纪流云道:“这是婆罗山的人,在下与他们并非一路,不过先前他们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此时又退了回来,想必是商议了什么。”
    “婆罗山的那位大自在罗汉虽然没有来,可这三位也非同寻常,道友自己小心些,他们手毒心狠,不要中了他们算计。”
    李言初微微颔首。
    一个中年僧人沉声说道:“到底是纪流云,口气真是大,如今连我婆罗山也看不上了。”
    纪流云微笑:“若是那大自在罗汉亲自前来,我还有几份忌惮,可三位嘛,就差了一些,只有少许忌惮,因此说说话,提醒这位朋友也不算什么。”
    那中年僧人冷冷一笑,目露凶光:“纪流云,不要以为你懂些阵法,就如此狂妄,惹恼了贫僧,将你一并擒拿!”
    纪流云淡然道:“你这么说,待会儿我可要支援这位李兄了。”
    李言初看向这个婆罗山的中年僧人,沉声道:“你是过来装逼的,还是过来有什么事啊?”
    他言辞之间极不客气,这婆罗山的中年僧人冷笑:“贫僧看上你腰间那把剑,解下来便放你离开。”
    李言初冷冷道:“先前你们见过我斗那龙鱼王,知道我耗损许多力气,此时便想抓住机会,趁机威吓我交出兵器。”
    中年僧人沉声道:“虽然你对付那黄金龙鱼王有几分手段,可那种仙道生灵应变太慢,空有天仙后期的实力却发挥不出多少,短板也很明显,你若是执迷不悟,贫僧便在这里度过了你,再去寻找东华经。”
    他话音落下,身边两位僧人身上气息也浓郁起来。
    每个人都生了两副面孔,在脑后的面孔陡然一变,从慈眉善目化作了怒目金刚。
    再次一变,又化作了一面欢喜相,一面忿怒相。
    他们的气息十分的浑厚,交织在一处,令人心惊胆战。
    婆罗山的三人去而复返,盯住了那个虬髯剑客,
    也让许多人打起来精神,看向此处。
新书推荐: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