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8章 露露痛点

    听着夏露露在胡闹,陈启东气急。
    他知道,这是一个不讲理的泼妇!
    脑子急闪了一下,随手就把杨鸣推出了门外,边推边说道:
    “主任,这个事我来处理!
    你先出去,我可不惯着他!”
    杨鸣知道,像夏露露这样的人,必须得陈启东来整治。
    于是,杨鸣没有返回,站在走廊处,让陈启东对付夏露露去。
    夏露露看着陈启东把杨鸣推出去,上来一把揪住陈启东。
    “你什么人?你来管什么闲事?”
    看着夏露露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揪着自己。
    陈启东不敢动,生怕一动,就伤着孩子。
    但却说道:
    “孩子这么小,你就抱着孩子到机关闹事。
    且还抱着孩子动手打人!
    看来孩子不是你亲生的,否则,你不会这样!”
    话音落下,夏露露瞬间松开陈启东,抱着孩子转身就往门外去。
    陈启东一时傻愣。
    他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竟然就让夏露露松了手,转身走人。
    正在走廊里站着的杨鸣,看到夏露露黑着脸、神情紧张的走出来。
    以为是出来找自己算账的,刚想开口,夏露露却视而不见地直往电梯去。
    杨鸣惊讶不已。
    陈启东用什么招数,把夏露露这么快就赶走了?
    转身就往办公室去。
    看到杨鸣走进来,陈启东奇怪道:
    “主任,她走了!”
    杨鸣微笑道:
    “你用的什么招,这么快就把她赶走了?”
    陈启东皱着眉头,奇怪道:
    “我没用什么招啊。
    她看到我把你推出去,上来就揪着我不放。
    我看她抱着孩子,也不敢动。
    就说她抱着孩子到机关闹事,还对人动手。
    孩子肯定不是她亲生的,否则,她不会这样做。
    我的话刚说完,她马上就松开了我,抱着孩子走了出去。
    一句话都不说。”
    杨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对小男孩的身世更加质疑有加。
    难道孩子真不是她亲生的?
    片刻后,杨鸣道:
    “陈哥,看来,你戳到了她的痛处!
    哪个母亲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呢。”
    陈启东道:
    “我说孩子不是她亲生的,把她气坏了,直接就把她气走了!
    主任,如果她再来闹事,你就用这句话对付她就是了。”
    杨鸣笑道:
    “你这句话,她可能不敢再来了!”
    陈启东也笑着说道:
    “她不来就对了!”
    ……
    下午六时许,杨鸣开着车子到省财正厅接夏阳下班回家。
    十分钟后,夏阳上了车。
    车子往家里去。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夏阳问道:
    “杨鸣,露露去找你了没?”
    杨鸣道:
    “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呢。
    我挂了你的电话,就直接往大门口去了。
    结果看到了她抱着孩子被武警拦在外面。
    我跟武警说,是我约她来的。
    武警放她进来了。
    她来到我办公室后,还是质问我,关于苏子豪和苏合的问题。
    说为什么我们把苏子豪和苏合抓起来。
    我说苏子豪为什么被抓,她应该清楚,我不必再说。
    至于苏合,是涉嫌行贿受贿,被双规了。
    我说苏家的事情很复杂,让她不要掺和进去,带好孩子就行。”
    夏阳道:
    “依露露的性格,她不会听你的!”
    杨鸣道:
    “是的,她不听。
    后来陈主任进来了,看到她耍泼。
    陈主任把我推出办公室,说他对付她。
    结果陈主任说她抱着孩子到机关单位闹事,还动手打人。
    说孩子肯定不是她亲生的!真正的母亲,是不会这样做的。
    露露听到这句话,什么都没说,抱着孩子就走了。”
    夏阳立即就坐直了身子,质疑道:
    “她到底是不是孩子的亲妈?
    我听我妈说,苏家也质疑孩子非苏子豪的。
    露露就拉着苏子豪去做了亲子鉴定。
    结果出来,苏子豪是孩子的亲爹!”
    杨鸣皱着眉头。
    “下雨,我觉得这件事有点儿蹊跷。
    今天在酒店里,我看到了跟你在同一产房生孩子的那个女子。
    她老公抱着孩子,她跟我打招呼。”
    夏阳惊喜道:
    “呵呵,还有这样的事情,竟然还碰到了。”
    杨鸣点头道:
    “我都忘记她是谁了,她说跟你在同一产房,我才记起。”
    夏阳想了一下。
    “她叫董沁,好像是个军嫂。”
    杨鸣道:
    “对,你跟我说过,她是个军嫂。
    那孩子很漂亮,白白净净,大眼睛,高鼻梁,头发还有些卷曲。
    跟他们夫妻俩一点都不像。
    如果跟露露在一起,那就跟露露太像了!”
    夏阳听着,头发都竖起来了,惊讶地看着杨鸣。
    杨鸣从来就不是一个八卦之人,现在这么说。
    肯定还有一定的依据。
    片刻后,夏阳道:
    “杨鸣,露露的儿子跟他们像不像?”
    杨鸣坚定道:
    “像,太像了!特别像她老公,黑黑壮壮的!
    可再像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儿子啊。
    露露不是说,苏子豪跟孩子已经做了亲子鉴定了吗?”
    夏阳微微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
    “是啊,亲子鉴定都做出来了,就没有什么可质疑的了!”
    话音刚落,夏阳的手机响起。
    夏阳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轻声道:
    “是露露打来的,她又搞什么鬼?”
    杨鸣道:
    “先接过来吧,看看她怎么说?”
    夏阳点了点头,把电话接了过来,并按了免提。
    “喂,露露,你有事吗?”
    电话里传来夏露露气势汹汹的声音。
    “夏阳,我警告你和你老公。
    不要拿我们家儿子说事,否则,我要让你们家双胞胎不得好过!”
    一股怒火直冲夏阳的脑门。
    她最恨的就是说她的儿子女儿。
    杨鸣也一样怒火中烧。
    但两个人都压住了火气。
    杨鸣静静地开着车,眼睛盯着前方。
    夏阳深吸一口气,平静道:
    “你怎么尽说这些无头无尾的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我警告你,不要拿我的孩子说事!
    否则,夏露露,你知道我的性格,我也是不好惹的!
    到时候我会让你很难看!”
    夏露露本来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听夏阳这么一说,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片刻后,杨鸣道:
    “这恰恰说明,露露那孩子有问题!”
    夏阳道:
    “接下来,你说咱们怎么办?想办法去揭开这个谜吗?”
新书推荐: 全球异变:向导为首 精灵之我的尼多大魔王 我,林动,开局加入聊天群 京门春 开局得仙阶功法,我两界无敌 快穿之不一样的生活 逆转乾坤怒斩高衙内 做卡牌,我可是你祖宗! 一首悬溺,公主哭着走出包间? 联盟之相对论里论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