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6章 雾漫

    陈逸飞和陆月欣立刻离开了戏台前去买水。
    “月欣,我记得今天上午的时候在这附近路过过一家小超市,离这里不远是吧?”陈逸飞问一旁的少女。
    “嗯,不远。”
    “那我们快去快回。”
    “嗯。”
    两人离开了戏楼所在的街道,周围的夜色逐渐暗沉了下来,毕竟不是哪里戏楼的那边布置了不少明亮的灯,南乡晚上的照明主要是靠路边的路灯以及明亮的月色。
    “那么久没来看戏,没想到感觉还不错。”陈逸飞一边走一边笑道。
    “如果南乡人都是听这样的戏长大的,人再歪也歪不到哪里去。”陈逸飞笑道:“就拳打脚踢龙王这一段,放在多少戏里面都是惊世骇俗的存在。”
    放在以前,龙王这种存在对于老百姓,尤其是那些靠水吃饭的老百姓而言那可是无比敬仰的存在。
    大多数近海近河的老百姓都会祈求神仙保佑风调雨顺,其中祈求的神仙里大多都是龙王,毕竟不少神话故事里龙王爷就是管这个的。
    那姑娘听说对方是龙王一没有害怕,二没有崇拜,而是直接一拳打翻在地然后就是拳打脚踢。
    “怪不得外婆小时候就跟我们说不要信神仙,不过也是,真有那么一位神仙,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苦难,最后说到底还是得靠人自己。”他又笑道。
    “嗯。”陆月信轻轻点头。
    “不过那姑娘有够倒霉的,去哪里都出事。”陈逸飞又笑道。
    “你也不差。”陆月欣淡淡道。
    陈逸飞回忆了一下过往沉默了下来,许久才哑然一笑。
    “这么说的话我还真是正儿八经的南乡人,而且还是属于比较厉害的。”他不知什么情绪的说了一句。
    “那么厉害做什么?”陆月欣又轻声道。
    “厉害点不好啊?”陈逸飞笑着问道。
    “不好。”她很直接的回答。
    “我也知道,越厉害往往要面对的事情也就越麻烦。”陈逸飞笑了笑,也没有问少女说不好的理由,因为她知道。
    “不过有时候麻烦事情又不是我说不想碰上就碰不上的,到时候遇到了大麻烦,自己又没那个本事处理咋办?所以我们还是厉害点好,至少遇上事了能处理。”
    “我陪你一起处理。”陆月欣沉默了一阵后轻声道。
    陈逸飞看了眼少女清冷美丽的侧脸轻轻一笑:“那是当然,说好的嘛。”
    今晚的月色很是朦胧,而且离开了街口之后那层笼罩在南乡的雾气就逐渐浓重,方才在戏台前人多热闹,灯光也明亮,让他差点忘记了今晚起雾的事情,此时雾浓了,他才想起这事来。
    两人先是按照记忆穿过两条小巷,再穿过一条小巷就能到超市所在的街道上了,南乡的镇上很难说哪条是大路,小巷纵横交错,难分主次,房子又是清一色的白墙黑瓦,风格也差不多,要是没有方向感说不准还有迷路的可能性。
    “雾好像变大了。”陆月欣突然轻声道。
    “不只是雾变大了……”陈逸飞回头看了看,“怎么好像没有其他的行人啊?大晚上的都去看戏了?”
    “不清楚。”陆月欣轻轻摇了摇头。
    陈逸飞看着前方黑暗中的雾气,心头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月欣,我们还是走快点吧。”他拉过陆月欣的一只小手,两人一起快步朝着前方的巷口走去。
    两人在雾气中携手穿过巷口,一起左转进入了另一条巷道,穿过去之后两人来到了那条超市所在的街道上。
    “……”
    陈逸飞望着前方的情景倒吸一口凉气。
    他记得这条街道,这条街道在镇上的位置有些偏僻,但是超市商店什么的基本一应俱全,因为这里有着景点,所以虽然偏僻但是有着不少的行人游客,所以生意也好。
    但是此时这条街道上黑暗无比,哪有一个行人。
    “月欣……我记得这条巷口出来,对面应该是一个卖油纸伞的百年老店吧?”陈逸飞看着面前那木门紧闭的白墙黑瓦的屋子前的门匾问道,虽然黑夜和雾气中看不清门匾上的字。
    “是。”陆月欣轻声点头。
    陈逸飞左右望去,街道的两旁竟然已经被浓雾笼罩,只能看见几户人家,但都是木门紧闭,他转头看去,刚刚巷道里的路灯居然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黑暗和一片浓雾。
    他沉默一会后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又来……
    “月欣,我们往回走吧,可能遇到点奇怪的事情了,不过按照我以往的经历,应该没事。”他立刻决定道。
    “好。”陆月欣点头,脸色依旧平静。
    然后陈逸飞拉着陆月欣立刻往回走,再次从另一头的巷口出来,前面依旧是那房门紧闭,那块看不见的门匾依旧。
    “鬼打墙?”陆月欣淡淡吐出三个字。
    “遇到这种情况你不应该表现得害怕一点吗?”陈逸飞苦笑了一下道。
    “不是有你在吗?”陆月欣淡然道。
    陈逸飞吐了一口气:“我们往前走看看,来回走估计是没有出路了。”
    “我听你的。”陆月欣轻声道。
    陈逸飞看着一脸淡然的陆月欣笑了笑,握着少女手掌的手紧了些,也不知道身旁的少女有什么是能让她怕的。
    两人踏入了街道,周围的雾气似乎更浓了。
    “右边走有条大路,我们走右边。”陈逸飞想了想后说道。
    “嗯。”
    两人朝着右边走去,此时雾气浓得厉害,能见度不过三四米。
    偶尔能看见街道两旁白墙黑瓦的房屋,但这些房屋都是紧闭着门窗,窗里都是黑暗的一片,竟然没有一处人家有灯亮。
    这些房屋说陌生又不陌生,就是南乡那白墙黑瓦的设计,说不陌生又陌生得可怕,因为这些房屋没有一座房屋有现代的痕迹。
    两人缓缓走着,终于在左边见到了一处特别房屋。
    “平川书院”
    平川书院的大门也是紧闭着的,但是比起上午看见的肉眼可见的少了许多岁月的痕迹。
    陈逸飞和陆月欣只是望了几眼那门匾,便又继续朝前走去。
    这时候左边突然一声吱呀的开门声响起,陈逸飞警惕的看过去,平川书院的门竟然从里面打开了。
    随着这门的打开,一同出现的还有一道明亮却柔和的光,在这充满黑暗和雾气的街道,这道光是那么的显眼。
    这道光身后是一道笔直挺拔的身影,一袭青衫。
    在那道明亮柔和的光下,陈逸飞在黑暗和迷雾中第一次看清晰了除了一旁少女以外的另外的存在。
    那是一个青年,看起来年龄要比陈逸飞大上几岁,他面容俊雅,一身的书生气质,如果用一个词语来贴切形容,那便是温文尔雅。
    青年似乎也没想到门外有两个年轻人,也有些惊讶。
    他开口问道:“看两位的穿着,两位是镇外来的旅人吧?”
    陈逸飞望着这个提着一盏明灯的青年点了点头,这时候不要随便搭话比较好,也不要随便说实话。
    “这个时间了两位怎么还在镇上徘徊?”青年有些疑惑问道:“可是迷路了,找不着所住的旅所?如果是这样,我可以给两位带路。”
    “不用,我们自己走就可以,我们知道路。”陈逸飞摇了摇头说道。
    青年点了点头,他抬手指着陈逸飞和陆月欣一直走的方向一指道:“从这里一直走出街口,往右边走两家,有一处乡管,两位如果是迷路了,也可以让乡管为两位带路。”
    “我们知道了。”陈逸飞回答道。
    “两位慢行,注意安全。”青年又微笑道。
    “谢谢,我们会的。”陈逸飞拉着陆月欣继续往青年指的方向走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和青年说过话之后他心中一直隐隐的慌乱瞬间烟消云散,无比的轻松,脚步也快了起来。
    他回头望了一眼,那盏明灯依旧是那么明亮柔和,那青年人一直在注视着他们的身影,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
    陈逸飞和陆月欣走出了巷口,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面前是明亮的街道以及纷纷的行人,戴墨镜的,拿自拍杆的……
    ……
    平川书院的大门口,提着一盏明灯的青年目送两个年轻人的身影消失,这才收回了目光。
    这时候前方的一条巷子里,走出来了一个绑着两条麻花辫的年轻女子,女子清秀动人,一双大眼睛水汪明亮。
    青年见到女子露出柔和的笑容快步迎上了女子。
    “大老远过来就看见你发呆,看什么那么入神?不会是书院里新来好看的女老师吧?”女子笑着问道。
    “怎么会。”青年轻轻笑道:“只是看见了两个奇怪的外乡人。”
    “奇怪的外乡人?”
    “嗯,看着他们,我莫名觉得有些亲切。”
    “亲切?你远房亲戚啊?”
    “哪来那么多远房亲戚。”青年笑了笑:“抱歉,让你等久了,我们快些过去,还能赶上几场尾戏。”
    “还不是你照顾学生那么晚。”
    “没办法,总得有人管的,你别生气,我请你吃烧饼赔罪。”
    “丢,又是烧饼,每次都是烧饼,没新意。”
    “那糖葫芦怎么样?你不是想吃很久了吗,但是那师傅那几天生病没吃着,今天我见他上街了。”
    “那还差不多。”
新书推荐: 全球异变:向导为首 精灵之我的尼多大魔王 我,林动,开局加入聊天群 京门春 开局得仙阶功法,我两界无敌 快穿之不一样的生活 逆转乾坤怒斩高衙内 做卡牌,我可是你祖宗! 一首悬溺,公主哭着走出包间? 联盟之相对论里论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