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神龙老婆带我修仙 > 第961章 跟我走吧

第961章 跟我走吧

    李幽还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身边一个神猿府的弟子已经呵斥道:“不许说话!”
    队伍走得并不快,袁信义这个老家伙更是极为的谨慎,往往是走一段就要停下来用神识扫视一番,然后继续前进。如此更让李幽郁闷,你看来看去的,难道真的感觉不到比自己层次高得多的力量么?当然,李幽自己也感觉不到,他只是有一种对赢霜熟悉的感觉萦绕心头罢了,不过这袁信义是活了那么多年的老妖怪,实力又很强,也感觉不到呢?
    还有赢霜以及她的敌人,应该不难发现袁信义这伙人吧?可一路走来,他们没有见到任何其他人,十分平静。而袁信义带着众人一直往山顶走,似乎他笃定那所谓的归道宝物,就在山顶上。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他们走到了半山腰,依旧是白雪皑皑,寒风呼啸。这时候一名神猿府的弟子叫道:“那边有什么东西?”
    李幽赶忙转头去看,果然,在雪花飞舞之中,似乎隐隐约约看到了半个人影。这让李幽的心顿时怦怦直跳起来,会不会是赢霜呢?
    好不容易发现了一点不一样的地方,袁信义还是带人过去查看了,同样是十分谨慎的观察又观察,这才靠近了看。
    这是一个人,一个被冻成冰雕的女人,中年模样,立在雪中,半截身子都被埋在雪里了,一张脸做不可置信状,看起来死得是挺突然的。
    看了一圈,袁信义也没有看出什么来,甚至,他在这冰雕身上都感觉不到一点特殊的感觉。
    要知道,强者哪怕是死了,你看着他的身体,心中也会浮现异常的感觉,这是因为强者生前与道则交互所致,所以强者死了,你从他的尸体上,也可以大概判断他的厉害程度。更别提强者若是死了,气息往往也是久久不散的。
    而眼前这冰雕,袁信义完全看不出一点异样,心中也是感觉平平,更别提从冰雕上感应到气息了。要不是这地方特殊,放在外面的话,袁信义估计会认为眼前只是一个死去的普通仙民罢了。
    实在没有眉目,袁信义看向祝少新,问道:“这是什么人?”
    祝少新立即摇头道:“我不清楚,抢走归道的是一个女人,但不是眼前这个,我没有见过......不过这一次青宇宫进来了不少人,这应该是其中之一吧?”
    袁信义又看了看冰雕,皱着眉自言自语道:“莫非是一重天的小家伙?怎么会走到这里来呢?不应该吧......”
    不同于其他人看不出任何眉目,李幽这个小卡拉米竟然是有所发现的。因为他感觉到啊,嗯,就是单纯的感觉,这冰雕内部,有着一股子极为隐晦,但又极为澎湃的生机。虽说这样的描述听起来很矛盾吧,可李幽实实在在就是这种感觉。
    而且,李幽觉得,这冰雕看似是被冻死的,实际上,他认为,这倒霉蛋并不是被冻死的,而是被体内澎湃的生机活活给撑死的,撑死之后才被冻成冰雕的。
    李幽看了看其他人,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是面露迷茫,显然其他人并没有他这种感觉。这让李幽不禁泛起了嘀咕,眼前此人,很有可能是赢霜所杀,赢霜长于冰雪之术,按照她以前的话,那就是天下无不冻结之物。
    若眼前此人是被冻死的,李幽倒还可以理解,可其体内那股子澎湃的生机又是怎么回事呢?且为何就自己可以感觉得到?
    李幽很快就联想到了,之前他铭刻仙核的时候,黑龙皇初晴曾经出现过,跟他提到过,赢霜发生了某种变化,这种变化似乎让赢霜变得更为强大,但也给赢霜带来了麻烦。
    连带着的,得到了赢霜精血的李幽,体内也发生了变化,他的仙核跟别人大不一样,呈黑白阴阳之象。他自己也隐隐感觉到,体内还存在某种强大的力量,不过似乎被压制了。难道,澎湃到足以杀死人的生机,是这种力量的表现形式?
    李幽想不明白,看来也只能见到赢霜之后再说了。同时李幽又不免担心,这都到了生死战斗的程度了,也不知道赢霜的情况现在怎么样,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帮上一点忙......实际上大概率的,李幽这点实力,很有可能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李幽发着愣呢,脑海中却出现了一个声音,他立即就认出来了,这是那母虫皇柴菓的声音:“待会我带你离开,你挨近我。”
    这并不是传音,声音是直接在李幽脑海之中想起的,这让李幽吓了一跳,难道是因为自己这段路挨着她,让她某些特殊能力生效了,可以在自己脑海之中说话了。
    李幽扭头去看柴菓,却见她满眼狡黠,表情哪里还有丝毫痛苦之色,李幽心中不由得一惊,这女人之前不会都是在装作痛苦吧?她真的能够脱困?
    “放心,我不会害你的,那位大人可是我们一族的大恩人,你既然与她有关,我非但不会害你,以后我还会全力帮你。”声音又在李幽脑海之中响起。
    李幽赶紧回道:“你离开就离开,别扯上我。”
    然而柴菓却没有再说话了,她眼中冒着精光,脸上露出了诡异的表情。
    下一刻,李幽就看到,一根根深入柴菓身体的钢针被逼了出来,“嗖嗖嗖”飞了出去,一瞬间,柴菓就完全摆脱了钉死的境况。
    紧接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说实话,李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也没有看清发生什么事情。他只是看到了围着柴菓的有五个神猿俯的弟子脑袋突然就没了,然后那鲜血就跟喷泉似得,哗啦啦喷得老高,还冒着热气呢。不过这里气温太低了,很快热气都被压下去了。
    李幽站得很紧,还被淋了一身的血。这让李幽心中也是一阵发寒啊,这几个神猿俯的弟子李幽看不出他们什么境界,但作为神猿俯的精锐弟子,李幽觉得这些弟子很有可能到了天仙的程度。却还是丝毫抵抗能力都没有,直接被母虫皇柴菓斩杀了。
    其他神猿俯的弟子这下反应了过来,发出一阵惊呼,一直在观察冰雕的袁信义猛地转过头来,看到这一幕,就算这老东西再如何沉得住气,此刻脸也绿了,五个精锐弟子,更是神猿俯极为重要的人物,就那么被杀死了,他不气才怪。
    与此同时,柴菓伸手想要去抓李幽,然而李幽一直都在看着柴菓,且柴菓确实没想到李幽是真的不配合,李幽一躲,她还真没有抓住李幽。
    这时袁信义想都没想,直接抬手就打出了一道白色的火焰,柴菓显然对白色火焰颇为忌惮,赶紧一个跳跃,速度极快的拉开了距离,远远落在了雪地上,她皱着秀眉看了一眼李幽,不过目光随即就落在了袁信义身上。
    袁信义也看到了刚刚柴菓想要抓李幽的举动,却也没有想那么多,他心中的念头是,李幽对他们有用,柴菓想要进一步坏他们的好事罢了。
    袁信义一张老脸阴沉得可怕,怒道:“孽畜!你竟敢杀人!”
    柴菓舔了舔嘴唇,她嘴唇明显有着血迹,这让她的唇瓣看起来尤为的鲜艳,估计刚刚那几个脑袋都是被她一口给吞了。很难想象,这一张樱桃小嘴,竟然一口吃得下五个大脑袋瓜子。
    柴菓脸上泛起妖媚的笑容,道:“老东西,真以为这三十万年来我没有长进么?你以为你还掌控得了我?要不是我为了让定元针破坏我体内的本命封印,你们以为你们真的能够抓得到我?现在,本命封印已经被破除,这里已经困不住我了。我会回到三重天,有一个算一个,我会杀光神猿府的人!”
    袁信义面色铁青一片,此刻真是多说无益,喝道:“杀了她!”
    只见神猿府之人,身上都燃起白色火光,火光包裹住他们,跳动的火焰隐隐形成了猿猴的形状,就好像一件大猴子的外衣包裹住了他们一般。尤其是袁信义身上的白光,形态极为精细,分明就是一头老态龙钟的白毛猿猴,一双眼睛散发着炯炯的光芒。
    “孽畜,今日我就将你斩杀于此!”随着袁信义的暴喝,一道道白色火光组成的攻击就朝着柴菓轰去。
    柴菓的形态也迅速发生变化,只见一层荧绿色的铠甲迅速将她娇躯覆盖,那可真是从头到脚指头,彻彻底底的覆盖。该说不说的,铠甲把她姣好的身体曲线完全显露出来,比例倒是十分优秀。
    同时,柴菓背部一下子就长出了七条荧绿色长带,仔细一看,哪里是什么长带,分明就是形似蜈蚣的玩意儿,光是看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了。
    柴菓操控背部的长带,甩动之间,就打飞了一道道火焰攻击,同时她身形十分灵动,左右闪躲,神猿府的人一时间似乎还真拿她没有办法。
    但柴菓只是躲避,并没有还手,因为她还在跟李幽对话:“你还在犹豫什么!不跟我离开的话,你死定了!难道我提到了那位大人,你还不信任我么?”
    柴菓声音十分急切,就算是李幽心中再怀疑,此刻也信了七八分了,柴菓估计真的跟黑龙皇初晴有什么联系。然而,李幽又怎么可能离开呢,他可是拼了命才抵达这里的,因此他回道:“我还有其他很重要的事情,好意心领了,你先离开吧!”
    “你这人怎么这么死脑筋呢!?我就实话跟你说吧,这个地方极其危险!别看袁信义这些家伙闹腾得厉害,其实对上上一批来的人,他们屁都不是!别人一个手指头就能把他们捏死!他们现在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那老东西之所以现在毫无察觉,那是以为那个叫做祝少新的家伙迷惑了他们,祝少新不简单,他得到了归道那么久,尽管始终没有能够让其认主,但多少掌握了一些诡异的能力。”
    “你以为这些年来我为什么没有动祝少新那些人?袁信义那些人留下的隔离我早就能突破了,但是我忌惮祝少新那个家伙,始终就没有踏入过甄罗禁库。现在袁信义这些人已经被祝少新迷惑了,他们肯定多半是死定了,你要是不跟我离开,你也要死!”
    柴菓着急之下,飞速跟李幽说了很多。李幽听完也是颇为吃惊,果然祝少新那个家伙也没有那么简单么。
    可李幽还是坚决道:“不行,我就算是死,也不能离开!”
    “蠢货!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老娘我不管你了!”柴菓有些气急败坏了,直接骂了一声。
    这时候袁信义也已经是下死手了,他身上的白猿不断抬手,丢出一个个圆盘,威力极大,柴菓一个躲闪不及,就有两根蜈蚣长带被斩断了,绿色的血液喷了一滴。
    柴菓发出一声惨叫,随后她一甩蜈蚣,大量的尖刺甩出,让神猿府弟子们的攻势不得不为之一顿。
    同时,柴菓也故意卷起了漫天飞雪,隐蔽了身形。等到神猿府弟子包过去,哪里还有柴菓的身影。
    柴菓带着愤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老东西!我与你们神猿府不死不休!我发誓我一定会杀光你们神猿府的人的!”
    同样愤怒无比的神猿府弟子还想追过去,却被袁信义阻止了,他阴沉着脸道:“夺取宝物要紧,出去了再收拾她不迟,她还翻不了天!”
    神猿府的弟子显然是很尊从袁信义的,也没有人多说什么,只是面色都很难看罢了。等到他们收敛同门尸体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冰雕也不见了,刚刚谁都在气头上,还真没有人发现那冰雕是如何消失不见的。
    还是袁信义说道:“别管了,是那个畜生带走的,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袁信义说得没错,李幽虽然没有看到,可柴菓离开之前,最后一句话是:你真不走我不管你了,我带走那个冰棍子。看来柴菓看出来了,被冰冻的这人,本身实力极强,体内还有古怪的澎湃生机,她拿出去啃了,很可能对她大有好处。
    虽然发生了意外,求宝心切袁信义没有丝毫要停留下来的意思,继续带着人往山顶走去。往上走的时候,祝少新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挨紧我。”
    李幽不明所以,可刚才柴菓说了,祝少新不简单,而且到现在为止,祝少新并没有对自己表现出任何恶意,反倒是善意居多,李幽当然是听从于他了。
    一行人继续顶着寒风往上,这一次没有再发生意外,沿途,起码他们所选的这条路线,也没有再看到诡异的冰雕。他们一路走到了山顶。
新书推荐: 全球异变:向导为首 精灵之我的尼多大魔王 我,林动,开局加入聊天群 京门春 开局得仙阶功法,我两界无敌 快穿之不一样的生活 逆转乾坤怒斩高衙内 做卡牌,我可是你祖宗! 一首悬溺,公主哭着走出包间? 联盟之相对论里论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