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品质

    说,尽管自己在挑选电影时确实注重品质,但偶尔也会因为接受礼物,带进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影片。不过,工厂里的工人们大都是粗线条的,他们怎能分辨好电影与烂片呢?
    张主任心想,雄随直己可能对此有所察觉,但他仍然保持着礼貌。“别谈电影了,宣传科在你的领导下整体表现都不错……我听说广播室新录用的女孩于海棠,真是个 ,听说声音甜美,能找到这样出色的播音员,张主任你的眼光真独到。”
    这确实没错,张主任暗自认同。原来播音员嗓子出了问题,所以他需要从外部找个替代者。然而,从众多高中毕业生中挑选合适人选并不容易,光是轧钢厂的岗位就有十几个人选……他一眼就看中了于海棠。
    张主任心中对自己慧眼识珠沾沾自喜,却没料到何雨晴会说出这样的话。“遗憾的是,张主任你在宣传科付出这么多,结果却成了别人的垫脚石。”何雨晴的语气中带着惋惜,仿佛在暗示什么深藏不露的秘密。
    这话让张主任顿时心慌,急忙追问:“小何,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坐这个主任位置不稳了?”他开始紧张起来,因为涉及到自己的职位,这让他万分担忧。
    何雨晴内心窃喜,果然,人都有趋利之心。当张主任的职位受到威胁时,他的弱点便暴露无遗。她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对付许大茂,就像借力打力,无需亲自出手。
    何雨晴立即摆出欲言又止的样子,眼神闪烁,似乎藏着秘密。这让张主任十分焦虑。“小何,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放心,我绝不会泄露半点风声,我嘴巴很紧的。”
    张主任已经开始用“小弟”、“老哥”这样的称呼,显然是在试图拉近距离,甚至有种同仇敌忾的感觉。这是何雨晴策略的第一步成功。
    最终,在张主任的再三恳求下,何雨晴还是透露了她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张主任,这事其实是无意间听到杨厂长提起的,陈厂长的意思是……”她直视张主任,仿佛鼓足勇气后才开口。张主任连忙附和:“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闻言,何雨晴缓缓开口道:“那天我恰好去杨主任办公室,无意间听到他与许大茂的谈话……你应该知道许大茂,就是那个在你们科室负责电影放映的同事。我听杨厂长的意思,似乎是鼓励许大茂要努力工作,下次岗位调整时可能会有晋升的机会。”
    说到这里,何雨晴故意停顿,留给张主任自行揣摩其言外之意。
    张主任听完后,脸上原本纠结的表情逐渐舒展开来。这意思他怎能不明白?许大茂确实是他手下的一员干将,对于宣传科来说至关重要。这样的关键人物,如果调动,能去哪儿呢?当然是接替他现在的宣传科主任职位!至于调去保卫科或后勤部,简直是无稽之谈。
    再回想杨厂长的话语,那分明是在隐晦地暗示——只要工作出色,下次调动时,也许就有晋升为宣传科科长的可能。这是不是杨厂长的意思?没错,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张主任又想起杨厂长之前让他带许大茂去高层领导家放映电影的吩咐。难道自那时起,厂长已经开始有意栽培许大茂了?
    张主任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心中不禁一阵冰凉。
    此刻,何雨晴察言观色,意识到需要进一步点明:“其实起初我对这事还有些不确定,但后来遇到于海棠,我们聊天时,她告诉我许大茂正筹备竞选科长……我来找你,是因为听说张科长人品不错。”
    “不过张主任,这件事千万不可直接去问杨厂长,否则他可能会觉得我们多心,那就不好了。”何雨晴提醒道,观察着张主任的反应。
    果然,张主任的冷静已荡然无存,面露困扰,不知如何是好。
    何雨晴叹了口气:“张主任,尽管我也觉得你比许大茂更适合,但这已是既定事实。领导的决定,我们必须接受……在他正式任职前,最好能和他处好关系,以免他上任后,发现你之前的某些行为……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的性格你比我更了解。”
    “剩下的就不用多说了,告辞。”说着,何雨晴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又补了一句,“如果你不信,可以去找于海棠确认,毕竟我只是听说而已。再见。”
    房门关上,张主任的心情却因何雨晴的话而久久无法平静。
    如果何雨晴所言不虚,那么自己作为宣传科主任的职位就岌岌可危了。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为何自己会无缘无故被解雇?张主任思索着,脑中浮现出抽屉里那只老旧的上海牌手表。
    倘若一心为轧钢厂和工人们谋福利,张主任本可以无所畏惧,甚至直接找杨厂长质询,追问解雇的原因。这样一来,何雨晴的计策可能就会功亏一篑。但他预见到的两种可能性并未完全按预期发展:一是宣传科主任并无实际问题,他本想找杨厂长理论,可惜杨厂长早已南下,他的计划落了空;二是张主任自身存在问题,他因自己的言论感到恐慌,不敢找杨厂长,而是求助于于海棠私底下确认。
    这样一来,他果然落入了何雨晴的布局之中。毕竟,于海棠的确听到过许大茂关于竞选科长的风声,并将此事透露给了何雨晴。无论张主任如何追问,都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
    因此,当何雨晴决定利用张主任作为打击许大茂的武器时,张主任已无法拒绝。他只能被动接受。稍后,他决定暂时搁置此事,认为慌乱只会使局面更糟。恰好明天是于海棠入职的日子,那时再找她问问情况。
    如果事情成真……他必须趁此机会塑造自己重视许大茂的形象,并给予许大茂一些甜头,让他明白自己背后的支持。这样一来,即便许大茂升任新主任,他也明白,这背后还有前任科长的支持。
    张主任叹了口气,紧锁双眉,陷入沉思。傍晚下班,何雨晴回到四合院,意外地找到了于海棠。于海棠对何雨晴主动找她感到惊讶,本以为会有重要的话题,却全围绕着许大茂,这让她有些失落。不过,何雨晴的话又让她重燃一丝希望。
    \"许大茂似乎真的会被提升为宣传科主任……今天我遇到张主任时,他说杨厂长找过他,让他准备调动到天津分部。你看张主任那副苦瓜脸,他觉得这哪里是晋升,简直是被排挤出去为他人腾位……\"
    \"至于空出的位置由谁填补,张主任没明说,但我猜,在宣传科里,谁能比许大茂资历更深?我想应该就是他了……\"何雨晴淡淡地说,仿佛是在谈论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然而,听者的内心却并非如此。
    这句话落在余海棠耳中,她自然在心里重新评估了许大茂的价值。如果他真的成为宣传科主任,情况将会有很大转变。
    既然何雨晴不愿与自己交往,她也许可以考虑和许大茂试试。毕竟,比起那个总是纠缠自己的杨为民,许大茂显然更胜一筹。
    有了这样的想法,余海棠决定稍后再找个机会与许大茂谈谈这个可能性。两人又闲聊片刻后,何雨晴便离开了。
    看得出,许大茂对此事颇为在意,他愿意给她这个时间来思考。
    天还未完全黑下来。
    余海棠在院子里碰巧遇到了刚从轧钢厂回来的许大茂。说实话,他此刻的心情并不轻松。他曾试图寻找张主任与电影厂勾结谋取私利的证据,但整个下午都没能找到任何线索,让他有些失落。
    回家的路上,看到余海棠,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随口问道:\"海棠同志,你在等人吗?\"
    他明白,即使她在等,也不是等他。至少在他成为宣传科主任之前,她对他并没有兴趣。至于她在等谁,他可猜不出来。
    然而,令许大茂惊讶的是,余海棠竟然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我在等你。\"这让许大茂愣住了。
    等我?这是在开玩笑吗?
    许大茂心中充满疑惑,但他决定听听余海棠到底想说什么,于是问道:\"你等我什么事?\"同时,他向她投去询问的眼神。
    余海棠领会了他的意思,两人走到角落。
    \"我听说,你有很大可能接任下任的宣传科主任哦。\"余海棠的第一句话就让许大茂一头雾水。这消息是从哪里来的?
    虽然他自己确实有意向竞争这个职位,但目前还八字没一撇,这事儿是从何而来?
    \"你从哪里听说的?\"许大茂不解地询问。
    余海棠想了想,觉得最好不暴露何雨晴,于是回答:\"是其他工友闲聊时提到的,他们说杨厂长似乎有意让张主任离开,让你接手……我不确定真假,不过你明天不妨去见见张主任,看他怎么说。\"
    有这样的事?许大茂内心其实并不相信,但杨厂长已经前往西南,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他决定,不管真假,明天再见张主任就会明白。
    如果正如于海棠所说,张主任现在肯定对许大茂有所顾忌。
    尽管许大茂并未找到张主任收受贿赂的确凿证据,但他对此确信无疑。因为以张主任的性格,不可能购买了上海牌手表却不佩戴,而是藏在抽屉里。记得有一次,他在错拿电影胶片去张主任办公室换时,亲眼目睹张主任抚摸着一块闪亮的上海牌腕表。张主任一看到他进来,立刻将手表塞回抽屉,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时,许大茂就断定张主任私下里收了贿赂。有一次趁张主任不在,他想悄悄查看抽屉,却发现已经被锁上,这让他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嘿,要是自己坐上宣传科主任的位置,首先就会揭露张主任的事。
    一想到平时张主任对自己的冷嘲热讽,许大茂就憋着一口气,现在手中有了把柄,虽然还不是实质性的,但一旦自己掌权,总能找到办法调查清楚。
    想到这里,许大茂对张主任的怨恨仿佛得到了释放。于是,他对于海棠说话时也多了几分底气。
    何雨晴在前院散步,恰好遇到三大爷家的大儿子阎解放。他也是一名轧钢厂工人,职务稍高一些。见到何雨晴,阎解放主动打了招呼,何雨晴自然也回应了。
    两人闲聊几句,这时何雨晴突然叹了口气。阎解放感到好奇,她为何突然叹息?难道有什么烦心事?
    尽管阎解放并非好人,但他好奇心重,便想问问何雨晴发生了什么事。何雨晴摇头道:“没什么大事,只是觉得我们同在一个院子里,许大茂很快就要翻身,我却还是研究员,心里有点不舒服。”
    听到这话,阎解放刚想开口安慰,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何雨晴提到的是“许大茂翻身”。许大茂怎么翻身?他已经是放映员,已经算得上是厂里的中坚力量了。如果不是早与娄晓娥结婚,追求他的人一定不少……当然,比不上何雨晴。
    这个“翻身”是指什么呢?阎解放觉得,许大茂成为宣传科主任简直是天方夜谭。
    当何雨晴转头看向他时,她开口道:“我无意间听到几个工友的闲聊,他们似乎透露杨厂长有意让现任的张主任退位,把这个职位留给许大茂……不过真假难辨。”
    何雨晴说着,阎解放听得目瞪口呆,心中却有了盘算。天哪,没想到许大茂这家伙竟然能得到杨厂长的青睐?我记得上次他还跟我吹嘘,说是杨厂长带他去大领导家放电影,难道就是因为他这个缘故,杨厂长才会考虑提拔他?
    这确实说得过去。
    好吧,看来以后在院子里得改口叫他许哥了。等他真当上宣传科主任,或许还能关照自己一点。
    想到这里,阎解放暗下决心,要尽快拉拢许大茂。趁着他还未正式上任,必须先打好关系。
    与阎解放分开后,何雨晴返回中院,巧遇同样出来散步的刘光中。他是二爷刘海中的儿子,同阎解放一样,在轧钢厂做普通工人。
    何雨晴微微一笑,刚才对阎解放所做的一切表情和话语,此刻对刘光中重演一遍,结果自然如出一辙。
    刘光中也察觉到许大茂的升迁在即,决定抢先巴结。于是,抱着同样的心思,刘光中与何雨晴分道扬镳。
    望着刘光中离去的背影,何雨晴嘴角轻轻上扬。一切都在计划之中,通过一系列的操作,她已经成功地将许大茂推上了高位。
    等阎解放和刘光中纷纷前来讨好,许大茂会逐渐忘乎所以,滋生傲慢。这正是许大茂的性格,何雨晴清楚他会如何变化。
    接下来,只需稍加引导,让许大茂认为张主任也在惧怕自己,这样张主任即使内心愤恨,也不会轻易表露。毕竟他真心以为自己会被许大茂取代,只能选择忍耐。
    有杨厂长的名头压着,张主任绝无可能反击许大茂,哪怕再受侮辱,他也只能忍气吞声。
    最后一步计划即将启动:当杨厂长回归,工人大会上不提及人员变动时,张主任依然是宣传科主任,而许大茂依旧是他的放映员,一切如常。
    唯一的改变是,短短一周内,许大茂因自认为即将成为宣传科主任,对张主任的打压和轻视,导致两人之间的关系彻底破裂。这时,许大茂才会明白,自己已经深深得罪了张主任。
    若是在平日里,许大茂这种见风使舵的人是不会对张主任无礼的。
    实际上,他甚至还经常逢迎张主任。如果不是何雨晴用特殊手段让他飘起来,他绝不可能冒犯张主任。
    这样一来,如今的局面对他来说算是得偿所愿。一旦所有 大白,只是一场闹剧时,张主任必定怒不可遏,把这一周受的窝囊气全撒出来。
    发泄的目标自然就是那个轻浮的许大茂。至于自己,不过是借刀 ,坐山观虎斗罢了。
    毕竟,自己顶多也就是无意中听了几句根本不存在的工友闲聊罢了。
    事情就这么简单。
    何雨晴浅笑一下,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许大茂迫不及待地起身,准备去工厂试探张主任的反应。
    如果那个平时趾高气昂的张主任真的态度转变,那么事情 不离十了。
    心满意足的许大茂出门时,正好碰见了同样住在中院的刘光中。
    刘光中见到许大茂,眼睛一亮。
    \"哟,这不是许哥吗?上班啊,咱们一起走吧。\"刘光中的热情让许大茂感到一丝不自在,这是怎么回事?
    刘光中平时和他并不亲近,怎么突然这么热络?许大茂心中满是疑惑,难道这家伙也在厂里听说了什么风言风语,知道自己即将升任宣传科主任,所以才这般殷勤?
    没错。
    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刘光中的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想到这里,许大茂心中的疑惑消散。直到他们来到前院,遇见了三大爷的儿子阎解放,后者也热情地与许大茂打招呼,这让许大茂更加确信自己的想法。
    被如此热情恭维的感觉真是美妙极了!许大茂心中暗自欢喜。
    现在,只要他到轧钢厂一看张主任的态度,就能确认了。如果事情是真的……嘿,想象一下张主任被自己驳斥后无法反驳的模样,许大茂就感到无比畅快。
    三人一同抵达轧钢厂,刘光中和阎解放向许大茂打过招呼后各自去岗位。许大茂则独自晃悠着走向宣传科。
    轧钢厂的宣传科人员不多,但今天新来的广播员于海棠同志的到来使得大多数人提前到了岗位。
    原因之一便是传闻于海棠同志长得非常漂亮。
    这些粗犷的钢铁工人自然都围过来想一睹她的芳容。
    在宣传科的人员之外,还有其他人的视线聚焦于此,但都扑了个空。于海棠一到,就被宣传科的张主任叫去谈话,具体原因众人不得而知。
    置身于张主任的办公室,他满面堆笑地望着眼前的少女,当初选择于海棠,她的出众外貌便是原因之一。尽管播音员的工作主要看声音,但选一个美女摆在科室里养眼难道不是件好事吗?甚至,他暗自盘算,或许还能利用这个优势做些其他安排。尽管时代风气正经,但在隐秘的角落,难免有些不为人知的举动。
    然而,张主任虽然表面笑眯眯,内心却如坐针毡。面对于海棠,他不愿绕圈子,直接问道:“海棠同志,我听说你是否和何雨晴同志提过许大茂竞选宣传科长的事情?”他的眼神迫切,这件事关系到他的下一步行动。
    出乎于海棠意料,她被叫来竟然是为了这个。原以为只是日常工作交接。但这个问题不大,她如实回答:“许大茂同志确实跟我提过,但是否可信,我就不得而知了。”
    听到这话,张主任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神色沮丧。于海棠暗自思量,看张主任的反应,许大茂的话 不离十是真的。若非他即将成为科长,张主任不至于如此失态。
    她明白张主任的意思,点头道:“那你先出去吧,别跟别人提起我问了你什么。”“关于后续的工作安排,会有其他人通知你。”说完,张主任挥手示意她离开。于海棠离去后,他打开上锁的抽屉,取出心爱的上海牌手表,沉吟片刻。
    终于,他似乎下了决定,重新合上抽屉,但手表却悄悄收入口袋。过了一会儿,他吩咐人去找许大茂。
    许大茂在办公室内,看着于海棠离开张主任的房间,心中五味杂陈。但考虑到工作场合,不便立刻追上前询问。他告诉自己不急,午饭后再说。
    然而,还没等许大茂坐稳,就有人通报:“许大茂,张主任找你。”听到此言,许大茂眉间闪过一丝惊讶。
    没想到张主任竟先来找他,许大茂想,那就去看看他有何打算。许大茂起身,大步流星走向张主任的办公室。
新书推荐: 星际救世主 直播:在无限世界里大杀四方 综影视:王者英雄入局 穿越到异世界成为魔物使者 重阳劫 红旗满天下 直播间教网友修仙 团宠之路,从猫开始 穿成反派大佬的早死原配妻 被戏弄后,遇见我的学霸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