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不善的兄弟关系

    叶时臻看着周天程的操作眼睛亮亮的,他也想试试,就算现在露珠够了,他多收集点以防万一嘛~
    多多益善!
    “我也弄点!”
    “嗯。”
    周天程:老婆爱玩?那就让他玩!
    叶时臻也像周天程一样,将自身的仙气散发而出,丝丝缕缕的白色仙气在花圃中穿行,裹挟这滴滴水珠缓缓飘向叶时臻。
    等叶时臻玩够了才想起来没注意时间,周天程也不急,等叶时臻玩够了再说。
    叶时臻这才拉着周天程的手让带他走,赶紧去把药弄出来,先把他们治好。
    金人煜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想看看周天程到底能整出什么名堂,更重要的是想看着叶时臻。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只要看着叶时臻就感觉心情好了不少。
    走在村子内,村子的人还是和看瘟神一样看着躲着周天程。
    但他们不知道叶时臻是谁,还不知道为什么金人煜会跟着“天君”一起。
    金人煜的症状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还跟在“天君”身后,难免不让人多想。
    “你在拖延时间?”
    金人煜看周天程光在村子里走,根本没有要做药的打算。
    他觉得自己被耍了。
    尤其是他还和叶时臻十指相扣,他更觉得周天程不是想帮村子,只是想给他秀他和叶时臻有多相爱。
    “有吗,我只是在找人而已。”
    他在找杨富路。
    至于为什么没问白枫他在哪,完全就是想要在金人煜面前牵着叶时臻的小手慢悠悠的散会步。
    现在他们沿着村子转了大半天,没有杨富路的影子,那是因为周天程走后杨富路一个人留在这里害怕被针对,所以先撤了。
    “你在村子里放了内奸?”
    金人煜一想到村子有他的眼线就气得不行,村长里怎么可能被他放了人?
    他怎么没有发现过...
    “啊?”
    “不是,不是,是我们一个朋友在这里。”
    周天程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说的话他都要反驳或者误会一下?
    反倒是叶时臻说什么他都很心平气和。
    不是,他有病吧。
    气的周天程直接拉着叶时臻就亲了一口,这下该金人煜气了。
    愤怒不会消失,只会转移。
    没找到杨富路周天程也不急,白枫告诉他杨富路现在什么情况了。
    所以不用担心。
    现在他问金人煜要一口大锅准备煮粥,然后将露水倒进去给村子里人发了。
    现在金人煜在,发粥的事情就是要交给他了吧。
    “要锅干什么?不是来救人的吗,你还要吃饱了再救?”
    金人煜不想给周天程好眼色。
    “你爱给不给,我的药就是要拿锅熬的,不想给就看着村民难受吧你。”
    人有点多,要是不用大锅有些人肯定吃不上。
    金人煜想了一会,去最近的屋子里找人借锅,但...
    “你...滚!和...和天君混在一起的...叛徒,我是...我是不会...借给你的!”
    屋内的人很虚弱,但也不妨碍他骂人,就算一句话他得说好久,但还是要骂几句。
    “吴婶,他不是天君,为什么是来救村子的。”
    金人煜一直不愿意相信周天程不是天君,但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再说周天程是天君,那他就是和天君同流合污的人了。
    他不希望自己的风评被害。
    “你...你当我瞎啊!”
    吴婶想将金人煜推出去,虽然推不动,但金人煜也不是没有眼色的人,别人推他,他也不好意思站着不动。
    后退了几步,眼睁睁的看着吴婶关上了门。
    他只能在心里骂周天程,要不是他,自己和村里人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他瞪了周天程一眼,发现他正在帮叶时臻剥果皮,气不打一处来,想过去将他手里的水果抢过来,但又看了看叶时臻期待吃水果的眼神,最终都没有上前。
    他又去了几家,结果都是一样的,不说给借锅了,不骂他一顿就算是好的了。
    黑着脸的金人煜不想被叶时臻看不起,所以让他们在这里等着,自己飞快的跑回了家,准备拿自己家里的。
    结果刚进门就被一个飞来的东西砸中了脑袋。
    “哥,你干嘛?”
    “你个畜牲!”
    金人煜听见了是他哥的声音,他想解释,但看清金人洪脸上的表情后他闭了嘴,自顾自的走进屋子拿了口锅,还是那种逢年过节才用得上的大口锅。
    “你...你干什么?”
    金人洪捂着胸口,被懒惰的能力影响后他一说话就使不上力气,不管干什么干没有一会就会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被严重的透支。
    “要你管?”
    金人煜没了在村子别人面前的样子,对着自己的亲兄长倒是毫不客气。
    不顾金人洪的阻拦,金人煜拿着锅走出门,期间还推了一下金人洪,这一推对普通人来说没什么,但对金人洪来说简直就是噩耗。
    他被推倒在地上,金人煜完全不看他一眼,都不管他现在是否能起来。
    事实上,他很不容易起来。
    但他还是强撑着起来亦步亦趋的跟在金人煜的身后。
    就算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弟弟是叛徒是畜牲,但镇魂铃还在他的手里,他作为村长就必须得去要回来。
    ......
    金人煜不喜欢自己的兄长。
    从小,兄长就被父母更加看重,自己做什么在他们眼里就是哥哥的陪衬。
    他不明白,自己明明和兄长做的一样好,为什么他们还是看不起自己。
    他不理解,他们不告诉自己,所以他也不想理解。
    所以他学会了叛逆。
    父母期待中的孩子是什么样的,他就会反过来。
    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很好的领导能力,想让自己的孩子不输给别人的孩子。
    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好在成为戏子,那样只会在别人面前唱曲的人根本就没有前途,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讨好别人。
    而成为领导者,别人就会讨好自己。
    所以,金人煜学会了唱曲,他们这里每三年就会举行一场晚会,晚会的内容便包括唱曲。
    金人煜背着父母跟唱曲的师傅学会了这门手艺,然后在晚会上给了父母当头一棒。
新书推荐: 我,林动,开局加入聊天群 京门春 开局得仙阶功法,我两界无敌 快穿之不一样的生活 逆转乾坤怒斩高衙内 做卡牌,我可是你祖宗! 一首悬溺,公主哭着走出包间? 联盟之相对论里论英雄 入山海 重启科幻人生,大刘都不敢这么写